暑期学生整形潮 “以贷养贷”藏隐忧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当前位置:创业 > 正文

暑期学生整形潮 “以贷养贷”藏隐忧

2018-07-17 08:36:43  来源:新京报

想做网红脸、二次元美女,易受诱导;有女大学生借9家平台“以贷养贷”;医生称经手的7成手术是“返修”

“早上去住院部查个房,一半都是学生。”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分会主任委员,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院长郭树忠告诉记者,暑假是学生整形的高峰期。

暑假来临,整容行业迎来了“学生潮”。“暑期高峰时期我们验证用户中学生的比例超过50%。”医美平台更美APP联合创始人兼COO王思璟表示,“从全年来看,学生用户带来的收入约占我们总收入的40%到50%。”

由于社会阅历浅,经济能力有限,学生受网红明星影响去做不切合自身实际的整容,以及借贷整容成为学生整形潮中较为突出的问题。“网络主播的走红催生了年轻人对颜值的需求,而在消费上,学生有较为强烈的分期冲动,一般是能分期就分期。”王思璟说。

有的学生受到网红、二次元影响而想整容,有的则为了整容背负贷款,还不了才告诉父母。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北京约有500家医疗整形机构,但非正规的医疗机构数量是这些机构的三倍之多,而且由于国内并未设置整形外科医生执照制度,在一些医生接诊的整容者中,60%-70%是手术失败前来“返修”的。

“查个房一半是学生”,暑假成学生整形高峰

业内人士表示,暑假历来是学生整形的高峰期。有的医院一年可以做完全年80%的学生客户。

7月4日至7月11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两家医美APP平台以及多家医美整容机构,根据促销方式、侧重整容项目的不同,以全年平均计算,学生占各家医美机构顾客的比例在30%到50%之间,是重要的客源。

“暑假历来是学生的高峰期,早上去住院部查个房,一半都是学生。”7月6日,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院长郭树忠告诉记者,“而从全年来看,学生群体占我们全部整容客户群体的25%左右。”

“在我们医院的所有求美者中,学生群体大致占30%到35%,其中超过10%的学生是高中刚毕业就来的。”悦丽汇整容医院门智和医生表示。

根据两家医美APP更美和新氧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数据,学生群体在更美全部用户中的占比在20%到40%之间,而在新氧全部用户的占比则在25%到30%之间。

“来整容的人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意图变美的整形类,二是为了抗衰老的保养类。”北京卓颜蕊丽医疗美容诊所院长李卓告诉记者,“绝大部分学生都是来咨询整形类的整容项目,他们的诉求最为简单直接,一般就是想做双眼皮或者就是想做鼻子。而另一部分人群是社会的白领、家庭主妇等,她们做保养类的整容项目多一些,例如打玻尿酸,除皱抗衰老等。”

也就是说,学生咨询的绝大多数整容项目是整形类。多位医美人士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学生年龄普遍较小,不需要保养类整形,而她们普遍对未来的态度较为乐观,对手术失败的担心也较小。

根据最近冲刺港交所IPO的艺星医美招股书,2017年其美容外科(包括整形和注射)收入占总收入的86.1%,而美容皮肤科收入则占总收入的13.4%。

另两家新三板公司华韩整形和丽都整形2017年财报则显示,上述两项收入分别占两家公司营业收入的59%和39.6%,以及46.72%和50.91%,相对较为均衡。

针对学生宣传的医美机构大多也将重心放在了整形类医美项目上。7月10日,新京报实习生以学生身份去艺星医美一家店面咨询时,咨询师表示,“来我们这里整容的学生特别多,出示学生证可以享受七折优惠。”

“现在学生客户的数量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两到三倍。”门智和告诉记者,“这主要是因为观念和环境的双重变化,首先社会对整容的接受程度更高了,其次2014年左右整容类APP出现,学生接触整容的渠道更多。”

“学生主要就是寒暑假来,因为其他时间要上课,没有术后恢复时间。”有整形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有的医院一个暑假可以做完全年80%的学生客户。”

非理性整容:

照着网红整,想做二次元美女

有的女孩要求做“无辜眼”,有的要照着网红整,而不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

在门智和看来,由于年龄小,学生更容易受到不合理的诱导。

“比如有一个女孩子来找我咨询整形,要做一个‘无辜眼’,这在我们的专业词汇里叫‘下睑下置’,其实是不符合生理结构的。我问她为什么要做这个,她说这样男朋友会给她钱,撒娇时也会听她的。”

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师俊莉医生告诉记者,“高考刚结束的同学,之前埋在书堆里,没太了解什么是整容就直接来,容易受到屏幕上非主流审美的影响。我曾经接诊过一个漂亮的18岁小女孩,她给我提出了从脂肪填充、双眼皮到下巴的一系列建议,想要整容成一个‘二次元美女’。我觉得这么小就做这么多改变有些不实际,只答应做凹陷的脂肪移植,结果这个小女孩现在还在和父母斗智斗勇”。

清研智库联合问卷吧在2018年7月的问卷调查显示,62%的学生接受整形,其中49.5%的学生整形原因是“想变得更美”,38.5%的学生整形是因为“形象好更好找工作和找对象”。而76.7%的学生表示“身边有同龄的朋友或同学进行了整形”。

“有一些同学原来觉得自己不好看想做整形,结果被整容医生给‘劝退’了,因为医生说她们长得还行,就打消了整容的念头。”艺术生小周表示,而另一些同学原本只想做一个双眼皮,咨询完了以后连鼻子、下巴带瘦脸全都整了。

“有时,一些学生会按照网红的标准对自己进行整形,比如我的鼻子一定要高到一定程度,而不去考虑鼻子的皮肤能不能承受得了。”门智和告诉记者,“现在的线雕隆鼻等项目如果不根据实际情况就做,会出现很多并发症,但年龄偏小和经济有限的整形者不太重视这一点。”

学生贷款整形冲动,还不了只能“以贷养贷”

“学生的贷款冲动比较强烈。”王思璟告诉记者,“我们合作的一些线上比较好的医院,有80%的学生用户都分期。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分期就分期。”

清研智库问卷调查显示,学生整形选择分期付款方式的占到一半。

7月10日,当记者在美立格整形线下门店进行整容咨询时,就有服务人员拿手术签字单表示“那边贷款公司要”。咨询师告诉记者,“我们这里有一家贷款公司的人员长期驻扎,可以直接找他贷款。”对于学生的贷款条件,咨询师表示需要“满18岁,北京本地户口”,否则就无法申请。

而整形机构新星靓的条件相对宽松一些。“我们有几家不同的贷款公司合作,如果9万元费用全贷可能需要两家贷款公司。相对已经工作的人士,学生贷款不太容易,得尝试,信誉好一点的学生顶多贷款3万到4万。”新星靓一名咨询师说。

在新氧副总裁王雅琴看来,学生群体在线上很难拿到比较高的授信额度,因为他们没有社保与公积金,也没有固定资产去做抵押说明。一般情况下,学生走正规途径进行分期,能拿到1万到2万元额度就已经特别高了,线下方面可能有医美分期或者小贷额度。

“目前,针对学生的医美分期最难的两点是通过率和授信额度。”王雅琴说,“行业上看,医美APP平台上申请贷款的通过率一般在30%到40%之间,授信额度也和每人的状况有关,线上可能2万到3万就封顶了,线下可能10万甚至更多。”

王雅琴称,之前的确可能有一些公司以不太正规的方式去放贷。

毕业生小橙就因为大三时进行了分期整形却还不了款,而向9家平台借款,最终本息翻了两倍,不得已才告诉父母。

“2016年,我因为自卑一时冲动去做了整形手术,分期了12000元,当时已经确定实习了,一个月3000的工资,本来以为一年以内就可以还完的。但没想到实习拿的工资减掉日常开销还不够分期。”小橙说。

没敢告诉父母的小橙只能“以贷养贷”。“债务压垮学业,最后压垮了我自己。” 2017年12月,在9家借款平台上借款以贷养贷的小橙,债务压力最终积累到了33000元,只好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

不过多位医美从业者表示,由于国家对现金贷和校园贷的管控,目前这种情况已经较少了。“学生没有稳定收入,如果进行贷款可能会偏被动,最好还是能重回理性,量力而行。”门智和说。

同一项目三家整容机构最终价格差上万

整形价格差距大,有业内人士称,“价格无法量化”。医生的“身价”也有较大差异。

门智和表示,整容流程上,一般是顾客先进行基本信息的填写;再由咨询师了解个人喜好及想要达到什么效果,进行整容建议;最后由医生与整容者再进行交流,防止误导和偏差。

“大部分用户到了线下之后,从医院的角度来说,咨询师会给出一定的诊疗方案,试探顾客的经济实力以及变美冲动有多强烈,如果用户自身有这方面的需求,即便最终增加项目,用户也容易被说服。”王雅琴告诉记者,在线下咨询师的培养体系里,考核包括成单率与升单率两项指标,成单率是指用户来了会不会进行整容,升单率是用户会不会进行预算之外的消费。这二者其实是矛盾的,因为如果一味追求升单率,可能成单率就会下降。另外一种情况是,如果本来用户只适合做眼睛,却被推销增多了其他项目,就有可能过度开发,导致用户投诉。

7月10日,大二学生小惠(化名)到艺星、美立格、新星靓三家医美整容机构进行了当面整容咨询。其中,美立格通过微博账号以“人气网红整形”的名义进行宣传。

小惠的诉求为鼻部与下巴整形。艺星医美表示,建议进行价格为4万元的鼻部综合整形以及任选一款价格数千元的下巴玻尿酸注射;美立格建议选择价格为48000元的鼻部综合整形以及16800元的下巴假体;新星靓则建议进行59600元的鼻部综合整形以及9800元的下巴假体。

三家医美机构的咨询师都没有直接给出一个固定价格,而是提供了多种方案供选择,由于小惠“希望价格适中、性价比高”,咨询师让其选择中间或偏便宜的价格。如美立格咨询师称,鼻综合整形有28000、48000、68000三档,建议在28000或48000两档中选择。

咨询师表示,影响手术价格的主要是取材的不同,如鼻部整形中,肋软骨的价格高于耳软骨的价格。不过,即便相同材料相同部位的整形,三家医院的价格也有着8000到2万元左右的差异。

美立格与艺星医美以低价和打折吸引顾客。美立格的预约人员一开始就表示会“给你保留7.5折的折扣”。艺星医美咨询师则在咨询过程中表示最近在打折,学生可以享受七折优惠,并表示“活动昨天已经过去了,但今天我还可以再给你申请一下。”面对小惠坚持“再考虑考虑”,该咨询师称“可以先交500元定金,把打折优惠确定下来。”不过,当小惠7月13日再次登录艺星医美官方网站咨询时,客服人员表示“优惠活动并没有过去,凭学生证仍然可以享受折上折。”

新星靓则以专家意见吸引顾客。咨询师咨询完毕后,该院的院长再对小惠进行了一次变美的“专家咨询”。不过该咨询结束后,整容价格也增加了2万余元。

最终,加上麻醉费、住院费等杂费并计算完打折幅度之后,艺星、美立格、新星靓的咨询师分别给出了价格为39900、48600、95208元的整容方案。

此前的7月8日,大三学生小怡在重庆某三甲医院整形美容外科咨询隆鼻手术时,医生给出了7000、10000元两个价位的整容方案,价格约为前文费用最低的医美机构的三分之一。

“对于价格差异我们无法量化。因为除原材料外,医生的身价也有比较大的差异,知名医生可能10万做一个双眼皮都有可能。”王雅琴认为。

但记者发现,整容者对于医生“身价”的最直观判断往往来自整容机构本身的宣传与其实际做过的案例,目前市场上并没有一个对整容医生水平判断的直观评价标准。

黑医美泛滥,有医生称“70%手术是修复”

有整形医生告诉记者,在她经手的整形手术中有60%-70%是来做修复的。

“2014年10月,我去南京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咨询整形事宜,当时本来只想做一个鼻子的,但架不住咨询师的忽悠,追加了双眼皮和开眼角,做鼻子7800元,双眼皮1万元。”新疆姑娘张晴(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本来是为了变美,但张晴的鼻子“毁了”。“鼻尖畸形怪异,和原来没法比。”虽然这家整形美容医院为她免费做了修复手术,但再一次失败,直到2016年才在公立医院修复成功。

“社会上每年被曝光的失败案例都有几千甚至上万,太多了。”李卓说。

清研智库联合问卷吧在7月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选择不接受整形的学生中,“自己和家人心理上不能接受”和“怕手术失败”各占28.1%和26.3%。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首席鼻整形医生师俊莉告诉记者,目前她经手的鼻部整形手术,有60%到70%都是修复。“有里面打过不明注射物的,也有整容次数太多皮肤承受不了的。”

“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关于鼻部整形的会议,在会议中看到的30%的整容案例都是修复的,即整容手术失败后进行整形修复。”在郭树忠看来,这是因为国内的医美消费突然爆发增长,但医生的培育需要时间。目前,医师资源以及医美行业相关制度的发展相对医美市场的发展速度滞后了。

根据德勤发布的报告,中国医美市场2015年规模达到74亿美元,2012年到2015年中国医美市场的复合增长率约为22.7%,远高于全球平均5.5%的增速。若保持此增速,2020年预计将达到206亿美元,约占全球市场的30%。长江证券则测算,国内医美市场空间有望在2025年达到2524亿元,拥有近5倍成长空间。

“目前国内缺乏专科医生准入制度。国外的情况是必须有整形外科专业医生执照才可以进行整容手术,而国内并没有整形外科专业医生执照,只有执业医师执照的要求。这使得拥有执业医师执照的其他专业医生培训三个月之后,也能上马进行整容手术。”郭树忠表示。

在李卓看来,一些“黑医美”机构的存在更加大了手术失败的风险。“现在非法行医的机构数量比正规机构还多,我院的医生很多手术案例都是接受被‘三无’医美机构做失败的整容者。对于学生来说,这些三无机构拥有价格低的诱惑,比如成本低一点的双眼皮需要几千块钱,但他们500就能做。500块钱根本无法支付我们的成本。”

多位医美人士表示,目前许多通过短期培训“速成”的非法行医人员充斥在非法黑工作室,甚至在一些医疗美容机构里,大大增加了整形手术的失败风险。

2017年,新京报记者曾联系到一位“广州微整形团队孙老师”,其表示,只要缴纳8800元,就可以学习到“微整形注射+线雕+双眼皮”套餐,零基础也可学习。

“大学生群体对什么是正规的医美机构认知依然偏低,大部分学生最直接的消费理由是‘周围有朋友去了,存在侥幸心理。我们主张选择正规的医美机构和正规的医美平台。”王雅琴说。

“整形还是要慎重,被骗钱还可以挣回来,但身体出现问题会影响一生。对于整形学生要理性。”门智和表示。(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实习生 陈诗怡 游佳颖)

关闭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物园内游客“挂面喂猴”成灾 不少人专程带挂面进园

动物园内游客“挂面喂猴”成灾不少游客专程带挂面进园 通过透气孔投喂灵长类动物 管理员称会对动物造成伤害 【详细】

成都协警休假回乡遇洪水 蹚水14小时救出20余人

据了解,在当天救援过程中,李叶参与疏散群众400余人,成功解救20余人 【详细】

葡萄牙学生兴起中国留学热 主攻中医、科技专业

萄牙波尔图大学的1200余名即将出国交流学习的学生,来到校务处做了登记签字。据波尔图大学副校长玛利亚·费尔南德斯(Maria de Lurdes Correia Fernandes)介绍,有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到中国留学。 【详细】

新租赁经济“看起来很美”

租房、租车、租珠宝、租奢侈品箱包……租赁平台发展日新月异、百花齐放,“万物可租”时代,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详细】

昆明:公租房擅自转租将被收回

近期,有市民反映有个别公租房承租人、房屋中介机构公然发布转租公租房的信息,为了遏制这种不法行为,昆明市公共租赁住房开发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日前对外发布“关于举报转租公租房的倡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