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资讯 > 正文

金锣被爆欠经销商款项且存在质量风险

2018-10-23 10:28:51  来源:新京报

近日,金锣的麻烦不断。因被山东、河南前经销商爆料拖欠逾300万元货款且多年协商未果,金锣集团被推上风口浪尖。10月4日,金锣集团公开声称涉事经销商“无理取闹”,所有费用已结清。10月17日,在金锣集团总部,新京报记者见证双方再次协商过程,但依然未就补偿金额达成一致,直至10月22日才出现转机。

实际上,金锣集团早在2015年就因返利标准参差不齐、返利点莫名降低等遭到加盟商抱团投诉。此外,金锣近年来屡现食品安全问题,2015年的“瘦肉精”危机更让其生猪代养等经营模式深受质疑。如今,金锣签约中国女排欲加码体育营销。但业内认为,品牌力不足、营销力弱等问题依旧将制约金锣的发展。

原经销商称金锣拖欠费用

“我垫付的有85万元。”9月30日,河南长垣县前金锣经销商李娟告诉新京报记者,金锣拖欠其垫付费用多年,多次沟通未果。

李娟称,她自2015年10月起成为金锣在河南长垣县的经销商,在与前任经销商交接过程中,需要先替金锣垫资将临期产品及过期产品回收处理,至2016年3月底她先后垫付了85万元。2016年9月,因不堪销售任务重负,李娟放弃金锣代理,“当时我库存还有110多万元,但新的任务又有300多万元,不可能完成,所以就放弃了。”

与李娟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前金锣经销商徐静。“我从2006年开始代理金锣产品,到2017年5月被取消经销商资格,前后有十年的时间。”徐静说,2015年至2016年初,为处理临期和过期产品,加上购买促销品、低温柜、促销工资、陈列费用等,徐静合计垫付了181.5万元,但金锣集团只给上账58万余元,余下123.5万元一直拖欠。2017年2月-4月,她所垫付的陈列费及投放硬件费共计22万元也一直未返回,“前后加起来金锣一共拖欠了我240万元。”

2017年7月,李娟与同去临沂金锣总部讨债的徐静结伴“讨债”,甚至一度有过轻生念头。据二人所称,2017年至今,她们前往金锣总部——临沂新程金锣肉制品集团有限公司协商10余次,并向所在地政府反映,每次都被金锣集团以各种理由拖延或拒绝。2018年6月23日,感到失望的两人到金锣总部办公大楼最高层准备跳楼,后被当地派出所人员赶到劝止。

“到金锣集团10多次了,到现在也没要回钱,借别人的钱(债主)天天催,给金锣总裁(郭维世)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承受的双面压力太大了。”徐静说,两人也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但很多书面凭据已被金锣集团收回。

今年9月18日,在金锣2018肉类食品产业发展大会期间,李娟、徐静及其亲属来到会场抗议。随后,金锣集团副总裁樊红旺接待并答应解决问题。9月27日,金锣集团与李娟签署一份秘密协议书,支付给李娟20万元,称双方再无任何纠纷,同时要求李娟承诺不对外泄露协议内容。因与85万元垫资存在差距,李娟决定与金锣继续协商。而金锣与徐静的协商结果是支付其34万元,也因与自己主张的金额差距太大,徐静拒绝签署协议。

事实上,这并不是金锣首次遭到合作伙伴投诉。2015年3月,沈阳地区60余家金锣冷鲜肉专卖加盟店以加盟商协会名义发出公开信,要求金锣集团对肉类供应返利标准参差不齐、返利点莫名降低并迟迟不到位的情况作出解释。

金锣认为经销商“要求无理”

就在双方僵持期间,李娟、徐静在中国肉食品大会期间抗议引起外界关注。10月4日,金锣集团就此事对外回应称,2016年8月,李娟因自身经营管理及资金问题向金锣集团提出自愿放弃经销权的申请,双方按照合同约定进行对账结算,李娟开具收据并签字。2016年11月,李娟到金锣集团要求立即退还其保证金,金锣集团于同年11月10日将保证金及剩余货款予以退还,李娟本人签字确认。为了提高说服力,金锣集团还主动公布了财务支付账单,并称和李娟的所有费用问题已全部解决。

而对于徐静的说法,金锣集团称,2017年2月,徐静因自身管理及资金问题停止向金锣集团报货,其所负责的高唐市场处于无人管理、混乱的状态。2017年4月,金锣集团根据双方签订的经销商合同条款对聊城高唐市场进行安排交接。对于徐静提出的240余万元的垫付费用,金锣集团称“没有任何依据”,并认为“对该经销商提出的无理要求决不姑息、纵容”。

李娟对金锣的说法并不认同,“这些结算的费用并不包括我之前所垫付的85万元。虽然金锣一直声称已经补给我,但我没有收到,也没有看到明细。”徐静也向新京报记者解释称,她虽然在上述期间内没有向公司报货,但一直通过时任区域经理调货销售,而金锣取消其经销商资质并没有与其本人提前沟通。

10月17日,在金锣集团总部办公楼会议室,金锣集团副总裁徐新、金锣集团纪委主任范建来、金锣集团法务刘华伟、金锣文瑞公司销售部员工林芳等与李娟、徐静再次进行沟通。

林芳解释称,根据李娟之前的销售额完成情况以及垫付费用,金锣共补给李娟140多万元,其中已经包括了其前期所垫付的85万元。

金锣集团副总裁徐新说,对徐静提出的金锣集团账户上遗留的保证金和现金24万元是认可的,集团迟迟没有归还是由于徐静一直不愿意进行市场交接。至于其他费用,由于没有任何证据,金锣不会认可。“这已经是我第4次与徐静进行沟通了,每次提的问题不一样,提的价码也不一样,未来不排除我们会走法律程序。”

10月9日,新京报记者就双方纠纷及解决情况致电金锣集团副总裁樊红旺,他答复称,“所有事情以公告为主。因我也不是具体负责这项业务的,所以不方便过多透露。”截至10月22日发稿,李娟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其已与金锣签订和解协议,金锣再向其支付16万元费用。徐静则表示协商数额还未确定。

产品质量问题频出

除陷入欠款纠纷之外,经销商还吐槽金锣的质量问题。

“2015年有很多退货,就是因为金锣产品质量问题。”徐静告诉新京报记者,其代理期间金锣产品常出现变质、胀袋等情形,夏天严重时每个月要处理十几次质量投诉。同时也有不少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称,遭遇过金锣火腿肠的质量问题,包括胀袋、发臭等。

事实上,近年来金锣确实屡屡被曝出食品安全问题。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梳理,自2015年开始,金锣产品就多次被报道质量问题。2015年2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通辽金锣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1批次金锣王特级火腿肠菌落总数超标12.6倍。2016年8月,消费者李女士在江西上饶河口镇某超市购买“金锣牌”火腿肠,发现其中一根生出蛆虫,最终卖场及供货商共向李女士支付了2600元慰问金。2017年9月,有辽宁消费者投诉在金锣火腿肠中吃出虫子,而厂家却说是肠衣破损导致,不是厂家问题,但为了维护金锣形象愿意赔偿50元。

此外,金锣生猪肉也上过“黑榜”。2015年3月,央视曝光生猪检疫监管漏洞,其间有疑似口蹄疫病猪流入山东德州金锣集团。随后金锣德州工厂立即停产,封存所有在产和库存产品,并配合政府相关部门调查。同年9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临沂新程金锣肉制品集团有限公司兴隆分公司1批次猪后臀尖检出禁用的“瘦肉精”。金锣集团相关负责人当时解释称是流通环节管理上存在问题。

对于质量问题的指责,金锣方面10月17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我们有完整的检验检疫程序,还有溯源系统,产品出厂时是100%合格的”,问题很可能是在运输、储存过程中导致的。

有分析认为,金锣生猪代养殖的加盟模式风险很高,企业对流程监管力度不严格很容易出现问题。

品牌力被指不足

公开资料显示,金锣集团成立于1994年,拥有以山东、黑龙江、内蒙古、四川等生产基地为主的生猪、肉鸡屠宰及冷鲜肉生产加工线,具备年屠宰加工生猪2000万头、肉鸡2亿只、年产冷鲜肉及冻品等肉制品300万吨的生产能力。

金锣集团副总裁樊红旺曾公开表示,2017年金锣营收超过390亿元,其中肉制食品营收近100亿元,保持6%以上的增长。不过与同类企业双汇相比,金锣集团仍有不小差距。财报显示,2017年双汇营收505.78亿元,肉制品业务营收为226.59亿元。

快消品行业专家路胜贞认为,金锣与双汇的差距一直在扩大,双汇不但是上市公司,且目前在走国际化拓展道路,在产能调节上的能力要优于金锣。金锣未来面临的挑战比较大,主要是来自于双汇在高温与中低温产品线的全面压力。

快消品行业专家冯启则认为,从目前的市场布局,包括销量、大型卖场铺货情况来看,金锣常温肠表现尚可,仅次于双汇,但双汇在品牌力、产品品类等方面依旧占据主要优势,金锣想要赶超仍有不少距离。而在冷鲜肉层面,金锣也面临同样的压力。

面对激烈市场竞争,金锣也希望辟出蹊径,求得一席之地。今年7月16日,中国女排正式成为金锣品牌代言人,女排队员张常宁成为金锣低脂类新品“健食力”代言人。樊红旺公开表示,女排运动员对健康食品的严苛要求,也是金锣在产品研发中不断创新突破的高标准。

对于“健食力”的销售情况,金锣方面10月17日对新京报记者称,“健食力”定位于中高端市场,目前还在山东、东北等区域进行试销,由于新工艺比较复杂,还没有大面积推广,不过健康类产品将是未来的重点创新方向。

冯启认为,签约中国女排是因为金锣感受到了自身品牌生存的危机,试图以此来活跃品牌,提振经销商信心,但对终端的影响不会明显,这是由于金锣整体投入不足导致的,包括产品推广、传播力度不足等,但打健康牌还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关闭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郑州居然之家芝华仕店店大欺客违约不送货

大家都喜欢新房配新家具,这样会显得很有仪式感。但是杨女士告诉记者,家里买了新房,在居然之家芝华仕店购买新家具,迟迟不到货,商家还违约不负责任。 【详细】

南召县钙粉厂扬尘超标污染拒不整改 无视中央环保督察之三

南阳市南召县自然资源丰富,依自然条件优势,众多大小钙粉厂拔地而起,表面上促进了南召县的经济发展,但是大量的粉尘污染却给百姓带来了极大影响。 【详细】

医院涉嫌骗保被举报河南驻马店医保处“不好调查,指定时间答复很难”

知情人张华(化名)2017年5月份开始,陆续向记者举报驻马店市和谐医院在为尿毒症病人血液透析期间,采取少透多报等手段涉嫌套取国家医保资金。 【详细】

"先把家长和孩子整晕再说"200亿游学市场谁来监管

上海静安区闸北第一中心小学副校长蔡喆炯告诉新民晚报记者,能去游学的家庭都是家境条件比较优越的,有些家长还特别低调,关照老师要保密,免得引起其他同学的嫉妒。 【详细】

世界杯上中企广告出镜率高 外媒:中国才是最终赢家

俄罗斯世界杯总决赛于16日凌晨举行。在法国队和克罗地亚队共进6球的比赛中,引起韩国企业家注意的是中国企业的广告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