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资讯 > 正文

享骑电单车押金难退 共享行业难以为继?

2019-03-18 14:15:09  来源:中国经营报

曾经受资本热捧一时的共享经济正在逐步跌落“神坛”。继ofo押金无法正常退款之后,享骑电单车也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3月15日下午2时许,《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上海享骑电动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享骑”)在上海的注册地址,然而注册所在大楼内没有该公司的踪影。注册地址所在绿地科技岛业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去年3月享骑电动车已经搬离大厦,但没有更改注册地址,之前也曾有用户来找这家公司索要押金。此前,记者曾多次联系上海享骑的主要负责人进行采访,但均未获得对方回复。

而在西安市场,不仅无法正常退还押金,曾经号称投入5万辆电动单车的陕西奇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奇程”,其主要负责享骑电单车西安市场运营,是上海享骑的全资子公司)已不再做市场维护,其仓库亦被拆除。且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发现,目前西安市街道上仍然留有部分享骑电单车,但大多电单车已经损坏或电池丢失,并且已经停止维护。多位原陕西奇程员工向记者确认,陕西奇程原来的员工均已离职,且存在欠薪问题。另外,陕西奇程也因债务问题陷入司法诉讼。

“后来者”享骑

当摩拜与ofo在共享单车市场中争夺“共享单车一哥”的时候,享骑电单车已经存在了。只不过,刚开始的享骑由于投放量较少,并没有在市场中引起太多的关注,因此,大多数人误认为享骑电单车为“后来者”。

工商资料显示,享骑电单车是由上海享骑运营,后者成立于2015年10月16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计算机软件开发以及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的租赁。

“享骑成立时间较早,但发展速度相对于摩拜、ofo较慢。”已经离职享骑的前员工赵刚(化名)向记者表示,在2017年之前,享骑主要在上海发展。其最初的设想是主攻B端用户,为加盟商提供一个电单车的平台型服务公司。最早合作的用户之一是链家,然而合作情况并不理想。“商家本身有自己的主营业务,不太重视电单车的充电等运维管理,所以最终只能终止合作。”赵刚如是表示。

在享骑加盟商的模式没有走通之时,摩拜、ofo等单车却在国内市场遍地开花,做得风生水起。或借鉴共享单车的运营模式,享骑也开始“试水”自己投车到市场,用户可通过二维码解锁用车。

2017年上半年,享骑决定走出上海,面向全国,同年5月份开始在南京、合肥、西安等8个城市开设分公司,后拓展为14个分公司。

根据既往的公开报道,截至2017年10月底,享骑注册用户达800万,提供了超3.5亿人次出行服务,日订单超过100万,在全国设有超21000个电子围栏停车点,成为了国内市场占有率最大、成长最快的共享电单车品牌。

随后,享骑一路高歌猛进,尤其是在西安市场上,享骑曾经号称投入电单车5万辆,并且租用了21辆面包车专门负责享骑电车的电池更换以及维护。

享骑单车创始人施银锋曾经希望从2017年起,未来三年内享骑能够覆盖中国市场,投放300万辆电动单车。“我是把享骑当成孩子养的,从孩子抚养成人;男孩子呢,未来就娶媳妇,也就是IPO;女孩子就嫁人,就是并购啦。”施银峰曾希望“享骑是个男孩子”。

不被认可

虽然享骑布局市场是紧跟摩拜、ofo,但是前者却在各个地方不被认可。

享骑起源于上海,但是却最早在上海受到排斥。2017年4月底,上海市发布《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指导意见(试行)》,强调对共享单车进行规范管理,但是共享电单车却被除外。

“对于指导意见,我们保持尊重和敬畏之心。”在意见出台后的采访中,施银锋向媒体表示,共享电单车的发展需要时间,本质上说它更需要充分的出行空间发展,而关键依然是安全、便捷和舒适。

然而,享骑在上海的遭遇仅仅是一个开始。在同年10月份,西安市出台了《鼓励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指导意见(试行)》,而在该试行文件中,明确禁止投放共享电动自行车。

其主要原因是,市场上投放的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普遍超标,容易发生交通事故,火灾隐患突出,车辆运行安全风险高,电池污染严重。

然而,西安的禁令似乎没有使得享骑在西安市场止步。2017年至2018年,享骑在西安不断的扩展。“那时候,我们一直有在招聘,夜间维护,白天运营,因为当时老板传达给员工的意思是,随着市场监管法规的不断完善,享骑终究有一天会被认可。”赵刚如是表示。

然而,相关的监管部门却认为早已明确过“禁止享骑在西安市场投放电单车”,只不过没有强制让其撤出而已。西安市交通运输局综合交通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交警部门和城管曾经集中对享骑电单车收缴过,之所以没有全部收缴,是因为考虑到有些市民已经注册了享骑账户,里面有押金和余额,如果全部收走后,这些钱退不出来,所以,曾多次约谈享骑西安负责人,要求享骑逐步退出西安市场。

事实上,除了上海、西安之外,北京、杭州等地也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包括享骑在内的电单车退出市场。同样,在2017年9月15日,北京市交通委颁布《共享单车征求意见稿》《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等文件,均明确提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

诚信金不诚信

如同所有的共享单车一样,除了在用户使用电单车后收取相应费用外,享骑电单车也向用户收取押金,享骑电单车称之为“诚信金”(下文均称为“诚信金”)。

依据享骑APP显示,其诚信金为299元。所谓诚信金是指用户在注册享骑出行账户后为使用电单车服务所需缴纳的一笔可退还的款项,诚信金不可用于消费,用户可随时申请退还。

然而,目前享骑的诚信金却无法正常退款。“我是2018年初的时候注册的享骑用户,当时主要考虑机动车限行的时候,使用享骑出行方便。”享骑用户高先生向记者表示,2018年下半年开始,发现市场上的享骑电单车数量有所减少,大多数电车不能使用,所以选择退还押的诚信金,刚开始享骑APP显示,7至15个工作日,将完成诚信金退款,但是直到目前仍显示退款正在进行中。

“在享骑无法退还诚信金之后,我曾经联系过享骑的客服,虽然电话能够接通,但是客服人员始终不解决问题,随后客服电话就打不通了。”高先生亦称,已经通过12315进行了投诉。

按照享骑官网公布的电话,记者拨打客服电话,但是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对此,西安市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银行保险处工作人员曾向记者表示,从2018年年底开始就不断有客户投诉享骑诚信金无法退还的问题,在交通部门的牵头下,曾经约谈过享骑西安运营公司的负责人,并督促尽快退还诚信金。至于涉及人数,目前还未有一个准确的统计数据。

记者注意到,在2018年底,中国消费者协会曾指出,随着共享经济部分企业频繁爆出挪用押金,企业倒闭,退款难等问题,共享出行公司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在共享单车投诉中,问题最多的是“退押金难”问题,占比高达71.8%。

另外,自2019年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正式施行。针对消费者遭遇到的拒退押金等侵权行为,电子商务法做出相应规定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按照约定向消费者收取押金的,应当明示押金退还方式、程序,不得对押金退还设置不合理条件,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及时退还。违反规定者将面临最低5万元最高50万元的罚款。

然而,目前的享骑除了押金所谓诚信金无法正常退还之外,有拖欠员工工资,并且因债务问题涉及司法诉讼。“从2018年10月开始,享骑电单车就出现资金紧缺,不仅无法向用户退还押金,还拖欠员工公司,直至现在,员工工资尚未结清。”赵刚说。

除了拖欠自有员工的工资之外,本报记者独家获悉,陕西奇程因债务问题涉及司法诉讼。西安盈华汽车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曾与陕西奇程合作,自2017年9月份开始陆续为陕西奇程提供租赁车辆21台,合同期为两年,然而仅仅租赁1年,陕西奇程就无法按时支付租赁费用,目前,该租赁公司已经收回了所有租赁车辆,并向当地法院提出司法诉讼,要求追缴陕西奇程所欠租赁费用。

推荐阅读

发展中国家纷纷跟进中国“禁废令” 西方垃圾回收危机加剧

外媒称,印度开始禁止进口固体塑料垃圾,以解决自身的环境危机。一年前,中国政府实施相关政策,阻止西方国家可回收塑料垃圾大量涌入。 【详细】

注意!9款移动应用存恶意扣费窃秘和赌博风险

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近期在净网行动中通过互联网监测发现,九款违法有害移动应用存在于移动应用发布平台中,其主要危害涉及恶意扣费、隐私窃取和赌博三类。 【详细】

武汉已有科创板上市后备企业共52家,重点培育企业为30家

长江日报记者从武汉市地方金融工作局获悉,目前,武汉市科创板上市后备企业有52家,重点培育企业30家。 【详细】

首套房贷利率三连降 专家称楼市受影响有限

多地银行悄然下调房贷利率。融360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2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连续三个月下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均进入首套房贷利率最低城市前十位。 【详细】

股票当天买可以当天卖吗 可以当天卖出再买入吗?

股票具有流动的性质,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我们买入一只股时是可以卖出的,也就是股票可以买入以及卖出,但是是有一定的规定的,那大家知道买入和卖出有什么限制吗? 【详细】



科技新闻网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