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资讯 > 正文

滴滴安全攻坚300天:顺风车难以复活

2019-07-03 08:57:36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有消息称,该项目于今年3月已经开始在杭州部分高科技产业园区开启共创测试。在当前合作模式下,嘀嗒出行凭借钉钉的数据和企业级管理方案,以及自身大数据调配系统,实现企业内部同事顺风互助出行。此番合作旨在实现商务、差旅、加班等顺风车场景,相比快车专车,成本降低50%。】

7月2日,滴滴组织了一个以网约车安全为主题的媒体开放日。这是柳青加入滴滴5周年的第二天,也是滴滴安全攻坚战的第300天。

媒体开放日其实在滴滴内部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活动。在这个时间点,到底要不要做开放日,柳青本人也很忐忑。“过去一年,对滴滴整体来说都是很大一个颠覆。我们痛下决心让自己从过去的小圈子里面跳出来,来拥抱大家。”

媒体开放日上,滴滴首席出行安全官侯景雷首次对外公布了滴滴网约车安全管理体系全景图。据侯景雷透露,目前滴滴已制定出《约车安全标准(试行)》及19项安全制度,安全管理人员队伍扩充到了2548名,排查治理隐患103个。此外,共有2100万人次驾驶员接受安全培训并通过了考试。

滴滴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前平台针对司机日均人脸验证达430万人次,100%覆盖全量司机的出车验证和行程中抽检,月均人工抽检复核60万人次。根据滴滴平台的规则,司机如果出现“人不符”的违规行为,将面临平台上最严厉的管控手段——永久停止服务。

此外,侯景雷表示,今年滴滴网约车将投入20亿元安全费用提升整体安全层级。

结合一周前滴滴发布的《安全透明度报告》中将昔日的保密数据——每百万单刑事案件发生率都公之于众的“勇气”,柳青终于把滴滴推倒重建的安全牌再次推到了台前。

主动开放的背后,滴滴内部开始逐步走出从去年上半年开始的安全攻坚战应急状态,如今的滴滴安全管理工作开始走向常态化。

但柳青不认为滴滴已经走过了阵痛期。“我们持续阵痛吧,痛并快乐着,有痛说明滴滴还有感知能力不麻木,我们会不断改进。”

难以复活的顺风车

过去300多天,滴滴一直在强调安全和整改,但当年整改的由头——滴滴的顺风车业务至今还没有明确重新上线的日期。

尽管滴滴当时反复强调这次全国下线顺风车业务是暂时的情况,但是大半年过去了,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一直处于无法“复活”的尴尬。

公众对于顺风车的需求依旧巨大,但在用户需求背后,安全因素的考量始终排在第一。“全面整改顺风车,不达标禁止顺风车业务再上线”是目前各地相关部门对滴滴要求的底线。

相比之下,从共享单车业务起家的哈啰出行成为这个年关最“积极”的网约车平台。早在2018年12月28日,哈啰出行就开始公开招募顺风车车主,并在20天后,宣布其顺风车车主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随后,顺风车市场的老玩家嘀嗒出行在今年1月25日公开宣称依然会参加2019年的春运季。

滴滴内部一直在积极运作顺风车业务重新上线,但“不达标禁止顺风车业务再上线”的政策红线之下,滴滴的顺风车业务不能也不敢随便上线。

2019年4月15日,接替黄洁莉出任滴滴顺风车负责人的张瑞发布了“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由此正式开启了滴滴“复活”顺风车投石问路的第一子。

张瑞在上述公开信中强调,滴滴的顺风车业务在下线期间的反思,公布“回归顺风车本质,尽全力抵制非法营运”、“去掉个性化头像和性别等个人隐私信息显示”等五大整改措施方向。

这是沉寂接近8个月后,“滴滴顺风车”微博首次开腔,滴滴顺风车重启也被市场解读为呼之欲出。

不过,上述公开信发布近两个月时间,滴滴顺风车目前还没看到重启迹象。

与此同时,滴滴原本在顺风车市场的份额已经被其他玩家抢走不少。

张瑞发布公开信两天后,哈啰出行以哈啰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江涛的名义与滴滴隔空喊话,称滴滴顺风车在安全和合规方面做的努力,在很多方面与哈啰引起“共鸣”。

哈啰是顺风车市场的后来者,但江涛的这次喊话意味深长,颇有点“你能做的我都能做”的意思。

此外,嘀嗒也通过与阿里钉钉新推出职场顺风车项目抄了滴滴顺风车的后院。

有消息称,该项目于今年3月已经开始在杭州部分高科技产业园区开启共创测试。在当前合作模式下,嘀嗒出行凭借钉钉的数据和企业级管理方案,以及自身大数据调配系统,实现企业内部同事顺风互助出行。此番合作旨在实现商务、差旅、加班等顺风车场景,相比快车专车,成本降低50%。

不过,嘀嗒方面目前尚未对职场顺风车一事作出回应。

2019年3月14日,滴滴顺风车举办的一个小范围闭门会上,张瑞强调今年春运滴滴顺风车没有复出其实已经表达一个态度——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是要真正调整好才会回归。

“我们也很希望更多的企业进来,大家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好。(顺风车)这个市场很大,用户需求很多,关键在于我们能把它做成什么样。”据张瑞透露,滴滴顺风车此前做社交也是为了更好地匹配,提高顺风车的效率,但安全和效率没办法完全平衡。如今顺风车做了很多强化安全的整改,在效率上、体验上一定会有些折损,但是滴滴顺风车现在的宗旨就是安全第一,希望把安全做到位之后,再去考虑我们的效率之类的东西。

“正是因为现在顺风车还不够完善,要是完善我们就直接上了。”张瑞这样解释顺风车迟迟未能上线的原因。

“我的微博下面每天必有几条问顺风车什么时候上线。”媒体开放日当天,柳青透露顺风车团队也在不断打磨产品。

网约车流量困境

2019年2月15日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宣布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要整体裁员15%,涉及2000人左右。

这两年动荡的互联网市场上,和程维一样喊过要做好过冬准备的创始人不少,但是对于“裁员”大多数老板更偏好用“优化”代替。这样一对比,主动喊出要裁员15%的程维如今成了十足的另类。

那次宣布裁员2000人左右的会议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吴丽芳也是其中之一。

虽说是月度全员会,在她的记忆中并不是每个月都会全员召开,但每次开了似乎都有大事。

2月15日上午9点多,吴丽芳通过电脑打开直播链接进入会议。

这是她入职近半年来参加的第二次月度全员会。上一次是2018年12月5日,当时滴滴宣布重大的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公司核心业务和多部门都将进行合并、调整,不少管理层的职位也都因此做出了调整。

“知道(这次开会)肯定有事,但没想到这么大事。”程维宣布要裁员15%的时候,包括吴丽芳在内的很多滴滴员工都懵了。明面上,大家在自己工位上安静地看直播,但私底下很多微信小群都已经炸开了锅,焦虑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不少员工还主动跑去脉脉的职言频道爆料。

这次超时严重的全员会从上午9点半开到了接近下午1点。当天11点半左右,滴滴的公关部开始主动往外传播公司要裁员过冬的新闻。

作为滴滴数据库相关业务的员工,经常和数据打交道的张奇对这次危机感知要更早些。

2019年年初,他所在的部门将今年和去年的订单量做了一次常规的数据对比。

“顺风车的单量从去年8月就没了。专快车就单量上看,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没有变化,就说明这种流量公司没有增长,应该意味着可能就在走下坡路。”在数据面前,张奇发现此前一些所谓的正常调整可能都并不简单。

对新流量的渴求让滴滴开始加速开放。

5月23日,滴滴打车在成都接入“秒走打车”经济型车辆提供的出行服务,这是滴滴第一次接入第三方网约车平台。

一个月后的6月26日,滴滴与广汽集团、腾讯等联手推出的移动出行平台“如祺出行”宣布上线,率先在广州试运营。

不过,在此之前,高德打车和美团打车已经将自己的业务拓展成平台型的“聚合模式”。

尽管通过聚合模式可以带来新的第三方流量,但当下合规化硬门槛也影响了滴滴的运力。

滴滴方面公布的数据是,2018年8月至今,滴滴已经做到100%存量司机二次资质审核,三证+背景审查清理风险司机数30.6万。

对此,滴滴高级副总裁兼网约车公司CEO付强坚持,“安全和效率并不是二选一。”

去年的联想之星十周年大会上,程维指出,创业者必须是一个充满敬畏之心的人,仅仅有无畏和乐观,必然会倒在路上,内心还要敬畏,敬畏用户,敬畏传统行业,敬畏一切,你才可能走得远。

但到底要走多远才够远?

程维认为他和当下众多的创业者一样,都走在这样一条道路上,这条路就像哥伦布航海一样,并不知道远方一定有一个彼岸,有可能只是驶向了迷雾,驶向了黑暗之中。“并不是说一个港口,一个IPO,或者说市值一万亿,它就到了一个终点,可能永远没有终点,都是里程碑。”

可以肯定的是,一向走在人前的滴滴在IPO这条路上已经落于人后。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吴丽芳、张奇为化名)

推荐阅读

雷军签发小米新组织调整:任命张峰为集团参谋长

7月1日,小米发布新一波组织调整及任命通知,任命集团副总裁张峰为集团参谋长,并成立集团采购委员会,张峰担任采购委员会主席。至此,小米 【详细】

延长线插座85%不达标 存严重风险

随着家用电器种类和数量的增加,能随意移动的延长线插座几乎成为多数家庭的生活必须品。但是广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最近的风险监测却表 【详细】

1至5月我国软件产业业务收入2.63万亿元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司长谢少锋30日介绍,2019年1至5月我国软件产业实现业务收入2 63万亿元,同比增长14 7%。当前,我国 【详细】

暴风影音推16周年版:回归简单体验

你现在会怎样观看视频?在网络速度不再是瓶颈的当下,通过爱奇艺、腾讯视频或是哔哩哔哩这样的在线视频网站观看,成了大多数人的选择。毕竟 【详细】

微视:30秒朋友圈视频功能全部开放

据搜狐科技获悉,在邀请内测制后,今日微视30秒朋友圈视频功能向全部用户开放测试。用户只要下载、注册微视账号,在微视上发布短视频的同时 【详细】



科技新闻网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