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AME游戏兵工厂-游戏行业技术媒体网|手游媒体|游戏开发人才招聘平台

本类热点图文资讯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VR行业“冷宫记”:从业者如何度过洗牌期?

快速进入产业元年,但一不留神却直坠寒冬。诸多VR明星公司近期陷入欠薪,裁员甚至倒闭的窘境。资本降温,冰火两重,VR从业者们如何度过这轮洗牌期?

 


近年国内似乎还没有哪一个产业像虚拟现实(VR)这般大起大落过:过去短短1年间,它快速为人所知,进入产业元年,被认为或将开创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在无数资本的簇拥下,风光无限;背景不一的项目蜂拥而起跃跃欲试,但还没正式施展身手,几乎是一不留神,直坠寒冬。


在百度输入“VR寒冬”,相关结果超过2160000个。国内最大的VR硬件厂商暴风魔镜近期已进行大规模内部调整。曾受英特尔、小米等争相投资的完美幻境,取得《我是歌手》VR合作权的米多娱乐,获A轮2000万元融资的众景视界等VR明星公司纷纷陷入欠薪、裁员甚至倒闭退出的窘境。当然,众多还没来得及闯出名堂便已夭折的创业团队更是不胜枚举。


寒冬自有周期,市场或可回暖。如何度过这轮洗牌期,将是当下VR从业者们不得不认真面对的一道坎。


VR行业“冷宫记”


专注VR影像内容制作的兰亭数字的联合创始人兼COO庄继顺不会忘记,2015年年底到2016年年初,VR投资热潮澎湃而来,一下子涌到了兰亭数字位于北京南四环西红门附近的公司总部。那会儿,庄继顺一天要见七八拨投资人,光上市公司董事长,就有60多号人,有的甚至希望现场就签投资协议。


2016年6月,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彼时投资人对VR项目的态度已日趋谨慎。


“一开始他们还愿意聊,但明确表示不会投,到后来,聊都不愿意聊了。”庄继顺回忆说,即使有意向投资的,也基本上全都是战略投资。


2017年元旦迄今,A股上市游戏公司掌趣科技高级投资经理周莉莎在继续关注VR行业的同时,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了挖掘其他新兴科技项目上。周莉莎称,她所认识的投资人同行,现在对VR项目的投资大多持观望态度。


2017年2月,市场调研机构Su-perData Research联合游戏引擎提供商Unity Technologies共同发布了一份2016年虚拟现实市场报告。根据该报告,2016年,全球VR头显设备总出货量为630万台,总收入规模为18亿美元。


VR游戏研发公司TVR联合创始人兼COO方相原认为,寒冬之所以到来,是因为去年Oculus Rift和HTC Vive上市后,整体销量没有达到业界预期。


不过,对于寒冬一说,巨头们颇不以为然。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直言,只有不懂行业的人,才会认为VR进入了寒冬。


“我们现在每个季度的销量都比此前的季度要多,内容开发方面也在快速增长。HTC Vive的产品在去年4月份推出时,大概有70款内容,5月份增加了50款,到10月份,已经增加了200多款内容。我觉得,VR的发展并非缓慢,而是呈快速增长趋势的。”汪丛青说。


汪丛青另提供了一组数据以证明此言非虚。截至2016年7月,加盟由HTC Vive牵头成立的VR风投联盟的创业公司有28家,共筹集资金100亿美元;到2017年3月,联盟成员已增加到45家,筹集资金达170亿美元。


冰火两重天,企业能“扛”才会赢


“去年的VR,更多的是炒概念,现在大家都开始做实事了。热钱走了,大公司并不需要融资,今年小公司们不得不做更多关于VR落地的事情。”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副教授翁冬冬表示,“其实现在才是VR真正热的时候。不论是教育、游乐,还是车展、房地产,VR都成了标配。我觉得,行业正在往正轨走,以前是光喊,现在是开始用了。”


据某研究院《2016年VR虚拟现实行业报告》,目前国内VR行业大部分公司主要集中在A轮以前,其中比例最大的是获得天使轮融资的团队,占比40.9%,A轮占比24.1%。


庄继顺称,目前VR创业公司,处于A轮、30~60人的中型团队死亡率较高,他身边认识的死掉的已至少20家。体量在10人左右的小团队,只要能够做出东西,养活自己不成问题。“现阶段的VR,已经发展到你想出一个好东西,就必须投入大量人力、时间和金钱去执行,不然品质一定不好。小公司活着没有问题,想有机会冒头太难了。”


对于现阶段的VR市场而言,创客总部合伙人李建军认为,现在能够勉力活下去的VR创业公司,几乎全是To B的。“如果创业者愿意讲实话,他会告诉你,现在他们最紧迫的事就是,要接项目,要活下去。”


“只能说,那些做到现在还没死掉的公司,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周莉莎不无感慨地说,“扛过了洗牌期,扛到了VR的春天,就算成功了。”


服务商家和用户是方向


就目前VR市场状况来说,2017年能够取得突破,至少能够让业内公司维持下来的两个看得见的方向,一个是做ToB,一个是做C端的游戏。


早在2015年,方相原就颇为看好索尼PSVR平台,积极与后者进行对接。与索尼PSVR搭配使用的游戏主机PS4,目前全球用户已经突破5000万,具备玩家基础的索尼PSVR,在商业化道路上,无疑会走得更加顺利和迅速。


2016年10月,索尼PSVR正式上市。据索尼官方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2月,PSVR设备全球累计销量已达91.5万台。这个数字比前述市场调研机构SuperData Research等公布的74.5万台还要多17万台。


更为重要的是,一度限制索尼PSVR销量的,不是买家基数,而是产能不足。他认为,按照索尼PSVR目前的销售速度,在确保产能的情况下,2017年突破300万台不会有太大问题。


日本游戏公司CAPCOM此前宣布,截至2017年2月10日,旗下游戏《生化危机7》已卖出300万份。若以《生化危机7》的建议零售价59.9美元计算,该款游戏的VR 版的营收已经达到1680万美元(约1.16亿人民币)。


“如果没有《生化危机7》的推出,今年游戏公司可能至少要多死30%。”庄继顺称,基金本来不愿意投资了,但《生化危机7》推出后,他们发现,在用户终端量不多的情况下,这款游戏居然还能卖出过亿人民币,投资人会想,随着索尼PSVR销量的增加,可能还会有过亿的游戏跑出来。


同时,微软的VR头显方案已在今年的CES上初露头角。它并不是纯粹的VR或AR眼镜,在描述这一技术时,微软更喜欢用MR(混合现实)一词。依据微软的构想,这些头显产品必须要以微软和英特尔合作开发的技术为基础,需要具有配置要求低,价格较亲民,从内到外无需外置设备等特点。目前惠普、戴尔、联想、华硕等公司已加入这款VR头显设备的制作行列。翁冬冬认为,微软或许会将自己的操作系统植入该头显设备,而这款针对办公应用的产品,会是VR行业短期内最大的爆点。


而一直以来,主打高端VR设备的HTC Vive想方设法对国内潜在用户进行市场教育,他们认为,教育是一个重要方向。


自从2016年4月产品上市后,HTC Vive已陆续与国内众多中小学、大学,以及包括中国科技馆在内的400多家科技馆进行了VR内容方面的合作。同时,HTC Vive也与青岛出版集团已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建立“VR 阅读和创新教育示范平台”。青岛出版集团拥有高达10万所学校的合作资源,HTC Vive将会与其中的1万所学校一起,共同落地VR教育。


“春天”需要“抢时间”


VR产业具有自身价值,但尚需发展时间。


2016年3月,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曾说,VR技术的普及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创客总部合伙人李建军认为,现代科技发展是指数级增长,一项新技术或一个新事物要达到人们普遍接受的程度,它的硬件市场占有率至少要超过30%,这样才会不可逆。


“但是,在没到拐点前,市场上一切的竞争都是无序的,有可能这个产品还没到拐点,它就已经消失掉或者被别的新产品取替了,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命题。”李建军说。



TAG: 如何 行业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