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AME游戏兵工厂-游戏行业技术媒体网|手游媒体|游戏开发人才招聘平台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市、洗钱和诈骗 探索Steam的背后产业

2014年2月,Roberto Ranieri在一次帽子交易里,被骗走了一笔钱。

这是Roberto Ranieri第二次用现金在游戏里交易,交易的对象是热门游戏《军团要塞2》(简称TF2)里的帽子(游戏饰品)。他联系上了一个买家,谈好了价钱,准备狠狠地赚上一笔。这五顶稀有的帽子,是他长年累月玩游戏的战利品,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本指望用这些帽子轻松卖个好价钱。

可事实并非如此。

对方的钱并没有到账,Roberto Ranieri在眨眼之间就损失了价值超过1000美元的虚拟物品。这让他几乎放弃了重新找回帽子或者骗款的希望。

发生在Ranieri身上的诈骗并非偶然, 有更多的人和他一样,深陷在Steam物品交易的泥潭之中。自从2011年9月份Steam推出了社区交易功能以来,这种情况愈演愈烈。我们找来了几位参与过社区交易的人,他们之中有资深玩家、骗子和职业中间商,请他们来向大家揭开这个深藏在Steam背后的黑色产业链是如何运转的。

耳塞与黑手党

2012年12月,经济学专业的加拿大学生Samuel Louie发现了一个针对TF2游戏里高价值物品的交易链,这个链条使得整个市场上的道具价格和数量都受到了波动。更令人惊奇的是,整个交易链条的规模是如此庞大,甚至连俄罗斯的黑手党都在里面分到了一杯羹。

这让人不禁对Steam市场背后的诈骗行为产生了好奇。在Steam的信誉平台SteamRep上,Louie以“base64”的化名,向玩家们发起了关于市场交易预警的讨论。

“那是一个周日的大晴天,我在网络上开启了一段充满荆棘的冒险。”Louie的调查就这样开始了。

Louie首先注意到了“耳塞”交易数量上的异常波动——这是TF2中的一件高价值物品,经常被玩家当作通用货币——Louie发现耳塞在市场上的出售数量在一夜时间暴涨了四倍。

“我开始调查是哪些人在卖这些耳塞,以及他们的出售价格和出售时间。我发现有很多个人卖家以28、29或者30把钥匙的价格成功卖出了耳塞。”Louie记录到。

曼恩公司供应箱钥匙(Mann Co. Supply Crate Keys )是TF2中的常见物品,用于打开游戏中获得的道具箱。单把钥匙官方售价为2.49美元,购买数量不限。由于价格相对固定,也被玩家视作交易中的通用货币之一。

一副耳塞的价格大约是25把钥匙,如果有一大批耳塞以接近30把钥匙的价格售出的话,意味着在那天有人以高出10美元的单价收购了它们。奇怪的是,他们宁愿多花钱也不愿选择美元交易——通常,你可以直接花35美元向卖家直接买到同样的耳塞。

当我们向Louie询问他是如何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Louie向我们介绍了Steam API(应用开发接口)。“API允许Steam用户随意下载查看其它用户的物品库存,”他说,“收集完资料之后,你就可以对数据进行分析,找到有价值的信息。”

经过研究分析,这笔可疑的耳塞交易都来自于一小批新创建不久的Steam账号,并且都来自俄罗斯。这些账号的主人向Valve(Steam平台的母公司)购买了大量的钥匙,随后以28-30美元的单价购买耳塞,最后把耳塞卖给其他人套现。

当他们出售耳塞的时候,价格只有700卢布(约为22美元)。这样一算,他们在每件耳塞上付出了75美元,却只获得了22美元的回报,这是为什么呢?

问题的答案,因人而异。

很多Steam社区的用户都相信耳塞和洗钱有关,那些指向俄罗斯的IP地址就是证据。Louie不这么认为,他坚信这世界上不会有人通过这种买卖游戏物品的方式来洗钱。

“以Steam黑市的交易量,没有一种交易可以支撑起一个洗钱组织的运作。”Louie说,“从PayPal到Steam的交易是受限的。很少会有买家每天去逛交易论坛,而且在把黑钥匙洗白成耳塞之后,他们必须在被Steam发现之前把物品全部卖出,这一步通常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比起洗钱的说法,Louie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信用卡诈骗才是幕后的元凶。

Louie认为有人得到了一些被盗用的信用卡卡号,在被查封之前,他用这些黑卡买了尽可能多的钥匙,然后把钥匙换成了可以通过Paypal交易的物品,从而套现。即便在这个过程中损失了2/3的利润,他们最终依然能获得一笔几乎不可追踪的快钱。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上面两种猜想都是错的。相比实体银行,Paypal以及其他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用户之间的连接都是不受管控的。那些耳塞买家并不一定真的来自俄罗斯,他们可能来自世界各地,通过虚拟俄罗斯IP完成所有交易。

不幸的是,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得知是最终是哪些人在游戏里佩戴了这些耳塞。但事实是无法改变的:有人在暗中操控着这种经济,并从中获利——虽然过程曲折又荒谬,但这种情况极有可能会不断发生。

骗子

你收到了一条买家消息,他表示对你的一件库存物品有兴趣。你玩这个游戏才几个小时,这么快就能赚上一笔,让你高兴得有些飘飘然。你卖了物品,开心地准备收款。直到这时你才发现,你开出的价格和收到的钱,远远低于物品本身的价值。

恭喜你,你被骗了。

一位匿名的前骗子(我们叫他James)接受了采访,同意为我们讲述一下他是如何完成一次诈骗的。

“我用到了两个工具”,James说,“第一个…它帮你进到服务器里,开启游戏里的控制台,然后你输入‘状态’指令,就能得到游戏里所有和你同时在线的玩家的Steam账号。把账号复制下来,粘贴到工具里,它就会给你一个列表,里面包含了他们的游戏时长,库存链接,以及其中最有价值的物品。”

这样一来,James就可以筛选出那些拥有高价值物品,但游戏时间很短的玩家。由于这些新手普遍经验不足,更容易被骗进所谓的交易之中。

这个时候,James用到了第二个叫做“库存探测器”的工具,让他可以浏览任意玩家或者群组的完整库存清单和好友列表。

“这样做,你就可以把《萨姆和马克思》的粉丝从一群人中筛选出来。因为‘Max’s Severed Head’(物品名称)值2.7个耳塞(约100美元),而只有在Steam上预购了这个游戏的人,才会获得这个道具。你也可以检测那些使用Mac电脑的玩家——在TF2发售之初,所有Mac玩家都会获得一副耳塞。”

当这些潜在目标用户被找到之后,诈骗者要做的就是向他们发送交易请求或者好友申请,并且揣测他们之中有谁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物品的价值。之后,他们就会把用花言巧语把玩家骗来交易,用不值钱的东西换取他们的稀有物品。

在他的诈骗生涯里,James用这些伎俩得到了价值上千美元的物品,直到他最后金盆洗手为止。

“我不再骗人了,”他说道,“这种感觉很糟糕,还经常给我带来麻烦。”

James向我们讲述了一个自己差点被最大的买家来源——TF2 Outpost封号的故事。和普通的交易平台不同的是,骗子在这里会遭到严厉的警告甚至封禁——尤其当有受害人举报James出售他骗来的帽子的时候。

大部分受访的交易者表示,欺骗行为在道德上模棱两可,但受骗上当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从道德角度上说,我能理解那些骗子,”James说,“这就像是有人向我的爷爷推销一台高价电脑。就算他完全不懂电脑,也会欣然买下。因为那个推销员会告诉他说,你需要这台电脑。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你要做的就是让对方对这笔交易感到满意就行了。”

就像从Steam平台延伸出的很多问题一样,交易中的欺骗行为是否有违道德,依然尚待讨论。“物品的价值因人而异,”Louie表示,“用低于市场的价格买入,并不存在什么道德问题。”

黄牛

仅一个周末的时间,Lukas”Rtb123″ Lee就成功地靠Steam物品赚到了一笔惊人的数字。这都要归功于他在Dota2年度锦标赛期间的物品交易。

Lee的第一桶金,是从他和朋友原定的假期旅行开始的。为了这次去新加坡和台湾的旅行计划,他已经攒下了一大笔经费,当他被朋友放了鸽子之后,Lee带着攒下的钱想要出国旅游。

“作为Dota的粉丝,我觉得去参加 Dota International 3 比赛是个好主意,所以我开始在网上订票。最终,我找到了一张售价在500美元左右的门票,就买下了。”

Lukas在没有通知父母的情况下定了飞往西雅图的廉价机票。一周之后,他才告诉了父母自己的的行程。“我之前去过几次美国,但都是和父母或者同学老师一起。”Lee解释道,“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出国。”

当比赛周来临的时候,Lee坐了31个小时的飞机横跨太平洋,在开赛日之前抵达了西雅图。他在比赛正式开始前几个小时赶到会场,当大门打开的时候,Lee径直奔向了Valve的参展商的柜台。

“我一路跑到柜台,幸运地发现自己排在第三位。”Lee说道,“我看着柜台上的商品,脑子里飞快地计算汇率,发现手上大概有10000美元可以让我挥霍。”

Lee把他积攒的钱全部花在了Dota2的各种周边商品上,从游戏耳机、毛绒玩具到T恤,他买下了海量的商品——这些商品都包含着一串代码,可以兑换游戏中的物品。

“当工作人员给我打包的时候,我才发现这笔订单有多庞大。他们打完包之后,疑惑地问我有没有人帮我一起提回去。我说我说一个人来的。”

工作人员给Lee找了一辆用来运送摊位的手推车,Lee接受了。“我推着一辆超大的推车,然后他们问我,你打车了吗?我回答说没有。”最终,Lee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酒店。当他把所有战利品从包装里取出来之后,就开始想办法赚钱回本了。

他在自己能找到的所有平台都发了帖子,包括Steam社区、Dota 2 Lounge甚至是Reddit。由于Lee是第一位在网络上公开出售这次Dota2比赛商品的人,他毫不费力就找到了一大批买家。他花了20个小时在线出售商品,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因为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他选择了继续。

那个周末,Lee获得的总利润大约是40000美元。当我们问起他是否准备参加今年的国际锦标赛的时候,Lee回答说:“当然,这次我会带上更多的钱。”

中间人

尽管在现金交易领域缺乏经验,Roberto Ranieri在Steam虚拟交易领域俨然是个老手了,这让他的故事显得尤为反常。

自从Valve发布了交易功能以来,Roberto Ranieri就一直选择用传统方式进行TF2物品交易,这种方法不会涉及到真钱。但是在2014年2月份,他最终决定尝试把自己的虚拟物品换成真钱。

在Steam的商业生态里,现金交易变得越来越流行。玩家们通过Paypal或者比特币把游戏物品和现实货币建立起了连接。一些第三方的网站的建立, 比如TF2 Outpost和backpack.tf,进一步推动了这些非官方交易活动的盛行。

就是这样一笔现金交易,让Ranieri失去了一切。

“我们在交易里安排了一个中间人。”Ranieri说道。

在现金交易里,中间人的角色相当于经纪人。这个受信任的第三方从卖家那里接过物品,从买家处接过钱,然后在交易谈妥后把东西分别返还给对方——前提是,这个第三方确实是个值得信赖,且表里如一的人。

遗憾的是,Ranieri的中间人并非如此。

“问题在于,实际上这个中间人并没有和我交易,”Ranieri说到。他被好友列表中的一个人给骗了,骗子修改了自己的头像和昵称,伪装成了那个所谓的中间人。

“他把名字和头像改成了中间人的样子,于是我就把帽子都给了他。”

由于这个骗子已经潜伏在了Ranieri的好友列表里,所以他连想都没有想,就点击了发送按钮,就这样失去了有所的物品。

“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上当了。我当时想的是,中间人是我信任的交易者介绍的,万一出了事,他们肯定会把帽子退还给我。”

“说实话,我真是个白痴,一个大蠢蛋。你应该永远记得检查他们的身份,尤其是在交易的时候。但真正让我觉得害怕的,是骗子已经在我好友列表里的事实。我怎么可能想得到,好友列表里会有两个名字一模一样的人呢?”

随后,这个假的中间人就凭空消失了,Ranieri没有任何办法能找回自己物品。由于这笔交易经过了他本人的确认,Valve拒绝向他提供帮助。当Ranieri向TF2 Outpost举报了骗子的Steam ID之后,他发现这个账号是从一个普通玩家手里盗取的。账号的原始主人自然免于受罚,而骗子的真实身份则成为了永远的谜题。

当问及骗子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成为自己好友的时候,Ranieri猜测说:“我和他也许是在一周之前的交易中认识的,然后他请求加我为好友。总之,一切早就计划好了。”

如果骗子是在交易的时候给Ranieri发送一个新的好友请求,Ranieri相信自己肯定会发现骗子的马脚。但事实是骗子已经潜伏在了好友之中,这让他放下了警惕。

“我从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讽刺的是,我还经常嘲笑那些被骗的朋友,笑话他们怎么这么容易上当,连交易前的检查都不会,真是个傻瓜。”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那些骗子极其聪明,这种骗局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人头上。”

2015金翎奖

查看全部3条评论

最新评论

  • 删除 引用 Guest (2017-9-06 02:40:29, 评分: 0 )

    By <a href="http://www.wholesalejerseyssale.us.com/">China NFL Jerseys</a>  Rustom SeegopaulCommuters travelling from the West Coast of  <a href="http://www.cheapjerseysfromchinastore.us.com/">Cheap NFL Jerseys</a> Demerara to Georgetown are expressing the need for at least one additional minibus zone to be instituted on their side  <a href="http://www.salecheapjerseys.us.com/">NFL Cheap Jerseys</a> of the river,China NFL Jerseys, since there is often confusion with minibuses which are driven directly into Georgetow
  • 删除 引用 Guest (2017-9-06 00:51:03, 评分: 0 )

    One woman is in po <a href="http://www.wholesalenfljerseyssale.us.com/">Cheap Jerseys From China</a> lice custody after she was intercepted at the Ogle International Airport on Friday afternoon,Cheap Jerseys From China, attempting to smuggle 80 pieces of ecstasy to an interior location.This publication was told that the woman was about to board an Air Services Limited flight for a
  • 删除 引用 Guest (2017-9-06 00:13:41, 评分: 0 )

    Two persons are <a href="http://www.wholesalenfljerseyssale.us.com/">Wholesale Jerseys China</a>  facing drug related charge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Dec <a href="http://www.newjerseybiz.net/">Wholesale Jerseys</a> ember 6,Wholesale Jerseys China, drug bust at the Cheddi Jagan International Airport (CJIA).Adrian DavidBoth <a href="http://www.wholesalejerseysace.cc/">Cheap Jerseys Supply</a>  men,Wholesale Jerseys, O’Brien White and Adrian David, appeared before Chief Magistrate Priya Sewnarine- Beharry on an al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