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滚动 > 正文

旭辉北京项目被举报无证销售:隐藏委托贷款等问题

2018-11-20 15:15:5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陈梦妤 王佳飞 每经编辑 林菁晶

11月13日,业主们向北京市住建委提交了旭辉26街区无证销售的举报材料。

11月17日,业主们来到旭辉北京总部,继续寻求新的解决方案。

抄底拿下的商办用地,区域公司的顶级项目,北京旭辉26街区在这些曾经的光环下,还隐藏了第三方装修、委托贷款,以及真假“售楼处”等问题。

根据旭辉公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旭辉26街区上半年的去化面积为2.3万平方米。而在这背后,还有北京旭辉上半年仅3.5亿元、占集团销售总额0.5%的业绩。

北京市场所面临的政策和竞争压力,是其他城市所不能比的,在操盘手孔鹏离任后,旭辉26街区的下一步恐难免蹒跚。

“被放弃”的退房主张

11月6日,一则来自旭辉关于业主退房的回函,让这个一直为权益奔波的群体无比失落。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收到的材料,北京达成光远置业有限公司在回函中提到,“感谢您的信任与理解,感谢您在市建委的沟通中放弃退房的主张”。

“可能一部分业主放弃退房,但我的主要诉求就是退房,不可能放弃,他们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业主代表李城(化名)表示。

据李城介绍,旭辉此前的退房条件包括家中有大病患者、无法办理贷款、愿意承担20%违约金等。

在11月13日业主代表与北京市住建委的沟通中,到场的14名业主中有13位表示,他们的诉求就是退房。

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北京达成光远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成光远)注册资金为1亿元,由北京旭辉兴胜置业有限公司、北京龙湖中佰置业有限公司、北京金地兴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联合控股,而法定代表人正是刚刚离职的旭辉北京区域事业部原总经理孔鹏。

在经历了几轮沟通后,旭辉方面向业主明示,除了已经退房的,无法再满足业主们的退房要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此向旭辉方面求证,对方表示:“首先我们感谢对旭辉26街区项目充满信心的业主,感谢他们并无退房打算。如部分业主有其他诉求,我方愿在以合同约定的基础上积极配合,满足业主的合理诉求。”

“被泄密”的第三方

有不愿具名的北京市住建委人士透露,商改住项目之所以长期存在,并非政府验收不力,而是跟所谓的第三方装修公司有关。开发商在销售时,通过组织购房人与第三方签订装修改造协议,在竣工验收后违规对房屋进行改造。在装修环节加入上下水等,商办类项目摇身一变,成为住宅。

而旭辉26街区的第三方装修公司,正是2015年借壳上市的建筑装饰行业龙头企业北京弘高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弘高创意;002504,SZ)。

记者了解到,今年9月,业主们被要求签订了一份三方协议,乙方正是弘高创意,丙方为达成光远。其中有一条,甲、乙、丙三方承诺对协议承担保密义务,若泄密则应承担20万元违约金。

但直到现在,业主们也未收到盖章后的定版合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这批业主还曾与弘高创意签订了一份装修改造协议,其中有一条,因甲方房屋及相关公共部位需要,乙方可对包括但不限于水路管线、供暖系统、强弱电系统进行调整,并按照约定的交付标准完成装修。装修改造工程的交付时间,是2018年12月30日。

对于三方协议和装修改造协议,旭辉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商办限购政策颁布以来,旭辉26街区只能面向企业销售,同时该项目已转为毛坯销售。”

在实地探访中,旭辉26街区的销售明确告知记者:“我们现在不组织第三方装修公司,你们自己找装修公司会更便宜。”

“被贷款”的预售

旭辉官方微信宣传册曾这样描述旭辉26街区——旭辉落地的第一个可持续住区项目,凭借过硬的产品品质和时尚、前卫、大胆的设计,旭辉26街区也成为北京“小而美”物业的典范。

2016年7月,旭辉26街区成为北京商住市场销冠,成交套数、面积、金额均排名第一。

北京市规土委官网信息显示,2015年3月,北京旭辉兴胜置业有限公司、北京金地兴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北京永同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北京石榴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联合体以13.8亿元拿下旭辉26街区这宗地块,规划建筑面积20.7万平方米,容积率2.3,土地性质为C2商业金融、F3其他类多功能用地。

5个月后的2015年8月,北京龙湖中佰置业有限公司、北京郎园置业有限公司法人股东、北京德俊置业有限公司入股,与上述联合体共同成为旭辉26街区的股东(即前述提及的7家公司),旭辉为操盘方。根据天眼查信息,目前龙湖方面持股20%,旭辉占10%。

在旭辉26街区口的标识上,龙湖地产logo赫然在列,不过龙湖方面已经明确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是小股东,不负责操盘,所以无法回应”。

在上述回函中,旭辉方面提到,凯盛时代中心项目(即旭辉26街区)三期《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于2016年11月24日取得,三期产品销售在取得预售证后进行,不存在客户来函中提到的无证销售情况。

据李城介绍,在最初购房时(2016年9月),他们签订的是一份房产投资意向书和一份转让协议,甲方为北京乐优富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优富拓),而这家乐优富拓,是北京旭辉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50%股权的子公司。这份转让协议,则实质上是一份委托贷款合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合同明示的委托贷款人为乐优富拓,借款人为达成光远,预期年化收益率1.5%,规模为1亿元,认购价款为50万元/份。而委托贷款的起始时间是2016年9月~2016年11月,为期2个月,预计到期日是“旭辉26街区项目取得北区预售许可证之日起3日止”。

不过,旭辉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否认了无证预售:“作为一家上市企业,我们所有业务的展开一定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旭辉26街区并不存在未取证销售的情况。”

“被割裂”的现售

“目前没有房屋出售。”这是旭辉26街区南北区之间售楼处一位销售人员的说辞,其还再三否认这里有房源出售。“目前暂时没有针对个人的小户型,并且以后仅有500平方米以上的商业项目。”

这位销售人员所在的售楼处,与一般项目的售楼处无异。

“您放心,我们是旭辉26号街区的销售代理,您的购房合同都是和旭辉方面直接签。我们这里主要是卖小户型的住宅,您看的那个大售楼处是卖底商,分工不同。”这是旭辉26街区口另一位销售人员如是表示。

而这位销售人员所在的售楼处,是在楼宇间需要登上临时铁梯,用纸贴着写上字才能彰显身份的“售楼处”。

该销售人员并没有隐瞒项目的商改住性质,并且一直在为记者科普商改住的各种政策,从50年产权到商水商电,再到表明能够帮忙注册公司以获得购房资格。

“虽然需要付全款,但总价也不是特别高,算上我们帮您注册公司的费用,38平方米户型的总价是95万元,折合下来每平方米约2.5万元,其实比几个月前略有上涨。”该销售人员表示,目前在售的房源是北区17号楼,20多平方米的小户型已经售罄,38平方米和55平方米户型剩十余套。

李城坦言:“我们2016年购买时的单价是3.6万元/平方米,现在他们每平方米卖两万多元,我们的心情可想而知。”

而对于旭辉26街区的最终处理方案,旭辉方面反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我方一直强调履约精神,我们会按照合同的相关约定配合业主合理诉求”。

关闭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旭辉北京项目被举报无证销售:隐藏委托贷款等问题

抄底拿下的商办用地,区域公司的顶级项目,北京旭辉26街区在这些曾经的光环下,还隐藏了第三方装修、委托贷款,以及真假“售楼处”等问题。 【详细】

买的“粮食酒”竟是酒精酒 泸州老窖二曲酒标签玩猫腻或遭遇诚信危机

据于女士介绍,前不久,她到附近的超市,想买两瓶酒送给哥哥做礼物,超市里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向她推荐了一款标注为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二曲酒。 【详细】

凯悦、华格立等9批次家用电器不合格

湖北省十堰市工商局公示了对流通领域家用电器类商品的抽检结果,凯悦、华格立等9批次家用电器商品不合格。 【详细】

郑州取缔出租车后窗广告首日 广告公司还给“后窗”接活儿

可就在集中整治的第一天,河南商报记者发现,郑州东站、郑州火车站西广场的出租车候车区,仍出现了有人在出租车后窗粘贴广告的情况。这些人员穿着印有“广新广告”字样的工装。 【详细】

郑州10个工地被责令整改 名单中郑东新区最多!

0月30日,共督查工地127个,其中存在视频监控不到位、施工围挡不到位、主要道路硬化不到位、车辆冲洗设施不到位等硬件不到位问题的工地10个,其中郑东新区8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