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滚动 > 正文

任正非:我不是华为精神领袖 开始在抖音上看视频

2020-04-24 09:30:44  来源:网易科技

4月23日消息,据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报道,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希望,假以时日自己能够被人们忘记。

“我只是一个老人。记着我有什么用?人们应该多想想未来和世界,”任正非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无人注意的咖啡馆里喝咖啡。”

这对常人来说是一个简单的愿望,但对于全球最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的创始人来说似乎遥不可及。去年以来,向来低调行事的任正非为捍卫自己创立的公司而从幕后走到了前台。

在此之前,任正非从未接受过电视采访,也很少接受记者采访。许多华为员工,甚至包括华为深圳总部的员工都表示,他们从未见过任正非本人。

但他在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的巨大影响力显而易见。关于任正非与公司高管的对话记录、关于任正非对公司改革的笔录以及他个人对不同话题的看法总是论坛的焦点。

任正非总以直言不讳著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员工回忆起自己在展会上关于产品和合作伙伴的回答没能让任正非满意,结果遭到了这位创始人的当场责备。

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也是“畅所欲言”。几位匿名员工说,即使公司有时感觉他的一些措辞“从公共关系角度来看并不是最好的答案,甚至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员工也没有阻止他这么说。

一位在公司工作了十多年的老员工说,“任正非是华为绝对的领导者,是华为的精神领袖。”然而任正非并不同意这种说法。“我不是华为的精神领袖。”他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他指出,公司由三位轮值主席领导。“我只是扮演一个象征性的角色,就像庙里的泥人。没有它,这座寺庙就会显得空空如也。但事实上,这个泥人并没有做什么事情……不管我是否在华为,都没有真正的影响力。”

为确保公司不拘泥于陈规,华为对公司文件引入了“日落法”,明确提出每增加一段流程,要减少两段流程;每增加一个评审点,要减少两个评审点。根据这些规定,企业档案在创建五年后就会被淘汰,因此不会“拖累公司”。

根据任正非自己的说法,他对华为的贡献主要是“科学研究和生产连续性。”

在解释为何过去从未多次接受采访来宣传华为时,他表示:“生存不只是说说而已。它涉及很多问题,所以我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内部事务上。我的主要贡献是帮助公司在困难时期保存实力。”

任正非对逆境并不陌生,而从军经历让他充满了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后来支撑起了华为文化。这种责任感也是为什么华为工程师在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2011年日本地震和福岛核泄漏事故中紧急伸出援手的原因。最近华为还帮助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架设5G电信基础设施。

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家通讯公司,我们有责任在全球紧急救援中尽一份力。”“这是我们的职责。当出现紧急情况时,我们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以解决问题为首要目标的消防队。有时我们有报酬,有时没有。这真的不重要。”

华为国际顾问委员会顾问田涛说,他和任正非已经是20多年交情的老朋友,他形容任正非是“一位堂·吉诃德式的梦想家,总在尝试不可能的事”。

1987年任正非创办华为时,和家人挤在只有10平米的小房间里,屋子狭小到只能在阳台上做饭。由于缺乏股本,又无法获得合适贷款,早期的华为有时甚至无法支付员工工资。相反,华为向员工支付的是股票和股息承诺,这也为华为目前独特的员工持股结构铺平了道路。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个结构,”任正非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种方法可以让我们的员工团结起来”,像狼这种群居动物一样“团队合作”。他说,“狼对猎物的行踪非常敏感”,他们成群结队地工作,永不放弃,所有这些都是华为员工根深蒂固的品质。

田涛补充说,“即使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当公司成立还不到五年时任正非就告诉员工,华为将在20年内成为全球电信行业三大参与者之一。”

这种野心最终成为现实,但任正非也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

田涛表示,在华为成立早期,任正非因为公司生存问题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承受着巨大压力,经常跟他说话的时候就哭起来。

“从44岁到73岁,任正非的手机几乎每天24小时待机。他每年花在出差上的时间超过三分之一。”田涛在他的《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一书中写道。

田涛说,由于日程排得满满当当,任正非并没有太多朋友。他说:“我认识他20年了,我认为他在这个行业、政府或媒体界没有任何朋友。”

任正非对工作的痴迷也让他失去了与家人的亲密关系,他说这是自己最大的遗憾之一。

“我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当他们想玩捉迷藏或者想让我给他们讲故事的时候,我都不在他们身边,所以我们的关系不是很亲密很正常。”任正非说。“我妻子和我也是这样。我们不是很亲近,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不多。这也是遗憾。”

当被问及过年期间最后一次和女儿孟晚舟孟说话时,任正非沉默了。

“我们只是聊了聊,”他回答说。当被问及是否想念孟晚舟时,他补充说,“我当然想念她。我们是一家人。但是想她也没用。我们仍然需要一步一步地走法律程序。”

与看似对个人家庭问题轻描淡写的回应相反,田涛说任正非在工作中非常体贴身边人。例如他得知来自陕西的田涛喜欢吃面条,就亲自给他煮了一碗。田涛说,“他关注这样的细节,不仅仅是我,还有很多其他人。当我们坐在一起时,他给你端来一盘水果或点心。他很注意你的需求,也很关心别人。”

在被问及华为如何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时,任正非的回应也反应了他对这种细节的关注:他说为卡车司机发放点心也是关键举措之一。

他表示:“ (运输华为货物的卡车司机)在路途中得到食物并不容易,所以我们为他们准备了点心盒。”“点心盒里有什么?一保温瓶的热咖啡或茶,酸奶,三明治和口罩。我们还在他们卸货的地方搭起帐篷。他们可以在那里吃饭。这样司机就会主动为我们运输货物。”

田涛说,任正非的缺点是没有耐心,容易发脾气。田涛表示,他的生活也“无趣而单调”,除了读书几乎没有其他爱好。

任正非酷爱读书,喜欢从各个渠道汲取灵感,并将这些想法与华为联系起来。他的阅读范围甚至涵盖了美国国防部的文章。任正非说,“基于他们的深刻洞察力,我们可以学习如何进一步提高自己。”

但最近任正非为了保护眼睛减少了阅读量,转而开始培养新的兴趣,比如在抖音上看视频、看电影和电视剧。

“这是一个秘密。他已经75岁了,但是他还会看90后年轻人喜欢看的热门节目。”田涛举例说任正非已经看完了《安家》和《我的前半生》等热门电视剧。

也许这也表明,在专注于华为几十年之后,任正非开始放手,为没有他的公司未来做准备。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总有一天我会退休的。每个人最终都会死去;没有人能长生不老。”

任正非说他之前没能好好享受深圳的美景。因为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都能认出他。但最近他有机会逛了许多公园、咖啡馆和购物中心,因为周围的人很少。

“如果我老了,戴着帽子,手里拿着拐杖,脸上满是皱纹,咖啡馆里再没有人回注意到我,那就太好了,”任正非说。“我希望能亲眼看到祖国的辉煌。”(辰辰)

推荐阅读

任正非:我不是华为精神领袖 开始在抖音上看视频

4月23日消息,据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报道,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希望,假以时日自己能够被人们忘记。我只是一个 【详细】

搜狗最新股权曝光:张朝阳拥有6.4%股权

搜狗日前向美国SEC递交20-F文件,文件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搜狐CEO张朝阳持有24,686,863股A类股,拥有6 4%股权,及0 9%的投票权;搜狗C 【详细】

滴滴:海外业务出现转机 已开始着手开拓新市场和收购支付公司

4月2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中国网约车企业滴滴出行国际事业部首席运营官仇广宇表示,该公司海外业务在3月中旬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跌至低谷后 【详细】

松下:nanoe中文名称定为“纳诺怡”

科技,正在全方面改变着生活。5G黑科技,即将让网络速度达到新飞跃;VR黑科技,让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置身于不同的世界;智能家居技术,大大解 【详细】

台积电去年芯片生产10761种 晶圆出货量达1,010万片

4月22日消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积电日前上传了2019年年报,披露了去年更多详细的运营信息。台积电台积电披露,去年为499个客户生产10761 【详细】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条款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435 203 49@qq.com

科技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