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讯 > 正文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2018-09-28 09:43:36  来源: 连州网

近两年来随着虚拟偶像元祖初音未来的引入及国风歌姬洛天依的走红,国内虚拟偶像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虚拟偶像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中国观众视野,这些灵动可爱又正能量满满的二次元精灵不断俘获着观众的视线。

虚拟偶像最早出现在日本。据日本内阁府调查显示,连续6个月以上不工作或不上学,并且每天待在家中,除了家人外不与其他任何人交流的15-39岁“隐蔽族(ひきこもり,Hikikomori)”约有54万1千人,这类人往往曾遭受过心理冲击,对外界有抵触感,不善于人际交往,因此选择了封闭自己。如果说这项骇人的数字可能还只是日本社会的一项特有现象,那么在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职场压力、经济负担,都市孤岛感,都成为了虚拟偶像需求量暴涨的一个原因。虚拟偶像成为了他们对外宣泄情绪的一个出口,通过陪伴及参与其中的代入感让粉丝心理和情感得到慰藉。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MOMO&MOUMOU)

而与以往纸片人不同的是,之所以将这些二次元形象称为虚拟偶像,得益于其独有的两大属性:【意志化】和【明星化】。

广大粉丝便是它们数量庞大的Producer,作词、作曲、混音、配图、建模,虚拟偶像的每一个作品都倾注了粉丝自身的无限意志,虚拟偶像的精神力在粉丝的陪伴中不断充实丰富,变得更多元、更包容。每一个虚拟偶像都是承载着百万+粉丝意志的载体,是粉丝才情的最大践行者。

虚拟偶像的明星化也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传唱大街小巷的歌曲,随处可见的人形立牌,直播间破七位的在线人数。从最简单的音频、小视频、到电视登台、万人演唱会,虚拟偶像的明星化之路与真实明星别无二致。这种明星化也为之后的大量商业变现创造可能。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初音未来)

初音未来的出现,恰巧印证了以上两点。通过一款名叫VOCALOID的合成音软件,在UGC极高热情的创作下,初音未来以百变形象在一众二次元形象中脱颖而出。由一种完全脱离官方控制的运营模式,让粉丝全权负责其形象的塑造,推出令其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蹿红的《甩葱歌》,带动了超过 100 亿日元的消费市场,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可以说,初音未来的横空出世代表着虚拟偶像时代的来临。

但即便如此,作为歌姬类形式的初音未来也并不能涵盖整个虚拟偶像世界,AI人工智能类及人格化虚拟偶像类同样在这个时代焕发着自身光彩。

天籁歌姬:素人众创下的奇迹

谈到虚拟偶像,发展时程最长、最被大众熟知、运营手段也最为市场化的便是歌姬类。虚拟歌姬大部分是指由VOCALOID系软件合成音的虚拟人物。官方发布其初始形象和音源,粉丝自发通过软件合成音乐作品,手绘外延故事而进一步创作的角色。

粉丝的高参与度在虚拟歌姬中发挥的最为极致。VOCALOID是日本著名乐器公司雅马哈开发的一款“声音机器人”软件,它的操作极为简单,只需要一台PC,配合VOCALOID软件及语音库,便可合成出歌曲。虚拟歌姬庞大的粉丝群为它提供了海量的制作人及绘师,源源不断的为歌姬偶像产出内容。这些UGC内容的产出不仅是虚拟歌姬的最大特色,也保证了其作品时刻迎合着粉丝喜好、优秀作品层出不穷,在吸引新粉的同时稳固老粉。

UP主ilem为洛天依制作的歌曲《普通disco》便是这样一个例子。作为VOCALOID中文的第一首传说曲,截止2018年9月27日,已收获bilibili平台超过724万+播放量,26万人收藏,弹幕20万条,硬币16万余枚。2015年12月31日,李宇春将改编版《普通disco》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唱响,使虚拟歌姬开始走上大众舞台。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洛天依)

洛天依作为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的虚拟形象,其音源来自国内配音演员山新。它灰发、绿瞳,发饰青玉、腰坠中国结,是一个温柔敏感、偶尔有些天然呆的十五岁少女。一首《千年食谱颂》让洛天依有了“世界第一吃货殿下”的称号,后续多款传唱度极高的作品配合海外虚拟歌姬影响力的向华转移,都助力洛天依在中国二次元圈疯狂吸粉。

而洛天依在二次元圈层的影响力很快被敏锐的平台及资本发觉。2016年小年夜春晚,洛天依与杨钰莹合唱了一首《花儿纳吉》。实现了虚拟偶像第一次国内主流舞台的演出。随后,短时间内更是狂澜10+个品牌广告代言,包括肯德基、百雀羚、长安汽车、光明乳业等。洛天依火爆的人气还联动其同公司五位虚拟偶像人气大涨,2017年6月17日,共同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了万人演唱会。预售的1280元SVIP门票上架后3分钟内被抢购一空,演唱会上座率高达八成,与A站合作的在线直播观看人数也突破了百万。由此可见,洛天依强大的号召力和非凡的商业价值。

AI智能:超越虚幻的现实

AI人工智能类虚拟偶像,通过3D模型+声优配音展现人物,内容多以直播、游戏解说、短视频为主,使用人工智能的Virtual YouTuber(简称VTuber),便是其中一类。

自2018年1月以来,日本虚拟主播也就是VTuber不断扩张声势。从2016年年末开始活动的“人工智障”绊爱(キズナアイ),到后来与绊爱齐名的VTuber界“四天王”:辉夜月、Akari、电脑少女小白和狐娘大叔みここ,再到后续迅速崛起的一大批VTuber。他们的诞生象征着这个行业的爆发性增长,也体现着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假亦真来真亦假”游离感。

2018年2月,VTuber 频道数量还只有 500 个,到7月便陡增到4000个。观众人数更是创下VTuber 频道4个月内数量翻八倍的记录。VTuber这么受欢迎的一大原因,正是其人设的动态性,在虚虚实实的对外呈现中,体会亲切感。

VTuber最先以官方造型及对外宣传文本故事为基础给观众留下初级印象,而随着“中之人”的介入,在视频或直播期间会将自身性格释放出来,与表面虚拟形象交融,从而在观众心中与初级形象融合,以此为基础塑造出新的人物形象。这种游离在既定人设外的表现反而产生了反差萌的效果,在虚拟外表下透露出真实的意味。

荣格人格理论便准确的揭示了这一点。在从众求同原型的掩饰下,扮演者并未热衷和沉湎于自己的角色,而是在人格面具下更真实的释放自我。随着个人心境与周遭人情的变化,结合自身阅历及兴趣爱好,将“中之人”个性化的表现投射到虚拟形象上去,这种人格的假面感与观众保持着安全距离,却又在不经意的真实中俘获人心。

这其中,月之美兔便是独具风格的存在。作为VTuber界知名杂鱼企划彩虹社一期的8个角色之一。她的内容却没有企业势VTuber的精致模型、专业剪辑,而是单靠一部iPhone直播走天下。在此基础上,月之美兔便是凭借自己强人格魅力在这番弱势之中脱颖而出的。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月之美兔)

第一次直播时,身为清楚(清纯)系委员长的她第一期便大谈《人体蜈蚣》观影指南,更是将自己儿时的中二经历和盘托出,将人设崩塌进行到底。这位“名言迷言名迷场面制造机”在放飞自我的路上一去不回头,却凭借与形象极不相符的言论风格圈粉无数,直播收看人数始终保持第一。

对于VTuber的粉丝而言,这种虚实相生的参与感正巧给了自己无限互动的可能,虚拟的假面下是和自己向通的异次元人格,两者碰撞出的化学反应刺激着每一个参与者,进一步向未知探索。

现世人格: 就在你身边的她

人格化虚拟偶像不是软件、不是机器人、不是AI,而是和我们一样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世界观和情感喜好,有与人类情感共振的能力,和我们共同感知着世间的喜怒哀乐。MOMO酱便是这样的存在。

事情是这样的……五年前,MOMO酱所在的MOX2宇宙和地球所在的33号宇宙,发生重叠,她被交叠部分的布兰黑尔漏斗隧道吸附到了地球。跟她情况相同的同类,不知去向,无法确定数量和位置,现只找到一个当时坠落位置相离最近的同类,她的名字叫MOUMOU。

MOMO酱在抖音平台“冷启动”43天的时间,粉丝量便已超过百万。首次迎来互动峰值是一段舞蹈模仿,这个视频也受到了Angelababy的转发和关注,点赞量破40万。之后MOMO酱继续探索着与众不同的视频道路,实景Vlog便是其一。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MOMO酱)

MOMO酱通过与实拍场景的结合,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走在相同的街道,路过同一家小店,更能让人切实感觉到MOMO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但作为MOMO酱的运营商——光合造米则将运营触角伸到了另一个领域。通过与其他知名IP跨次元联动、交叉营销,打通人群,在不同次元界施展魅力,互通有无,实现"1+1>2"的传播效果。

10月9日便是MOMO酱的生日会。MOMO酱希望可以通过这次聚会,与相识相知的朋友共襄盛举,将欢乐、简单即满足的正能量传递给大家。

虚拟偶像前世今生:从初音到绊爱再到MOMO酱

(MOMO&MOUMOU)

虽然虚拟偶像的发展时长尚不足10年,但是市场规模之庞大、覆盖领域之复杂、触达人群之广袤、未来可能性之难以预测都是绝无仅有的,引发这种现象级浪潮的原因值得我们深究。

1、来自异次元的心动力量

外貌。作为最直观、最抓人眼球的特征,虚拟偶像绝对能满足你的所有需求。呆萌邻家系、火辣视觉系、阴郁暗黑系、未来虚幻系,你总能找到中意的一类。他们身具二次元人物形象的完美比例,集生活中难以企及的一切“美”的标签于一身。惊慌间骤然失焦的瞳孔、奔跑时连轴转的步伐、含羞时冒热气的脸颊,这样的视觉刺激,一定能触发你的心动预警。

观众对虚拟偶像的迷恋,正是因为这种满足感。困顿时听歌姬治愈的天籁之音;无聊时打开直播听VTuber讲段子轻松一乐;闲暇时跟随MOMO酱的脚步逛遍大江南北。虚拟偶像给粉丝的治愈感,是普通明星偶像所不能及的。

2、铁打的人设不容颠覆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康师傅的泡面,肯德基的代言”像水逆般的聚合效应,令网友操碎了心。肯德基更是悲催的接连三个代言人人设崩塌:柯震东被爆吸毒,薛之谦求锤得锤,鹿晗恋情暴击。这些流量idol不知何时会成为广告主手里的霹雳弹,在考虑传播效果达到KPI的同时还得防止自爆,广告主可谓步步惊心。

而虚拟偶像的出现便有利的为广告主规避了这些麻烦,虚拟偶像的定位往往固定,有任何转变都会在粉丝中做大量调研。而吸毒、出轨、“私人生活”等问题更是无从谈起,虚拟偶像的人设与调性的统一是一定可以确保的。

3、虚拟世界的强存在感

歌姬类虚拟偶像与粉丝共成长,通过P主、绘师各种UGC创作出无限可能,养成游戏般的模式吸附了不少忠实粉丝;AI人工智能类在直播类节目形式的带动下与粉丝超强交互,这种虚实相生,充满无限可能的观感则恰到好处;人格化虚拟偶像的参与感更是渗透进日常生活之中,像身边的朋友,与你共感悲喜。

现实生活中的偶像往往可望不可及,你拼命向着他的步伐迈进,却永远像池中月。而虚拟偶像这种超越现实的虚拟,却反而没有壁垒。肉体所处的现实反而比不过虚拟空间的真切。

4、多元变现玩转二次元

虚拟偶像不再是二次元粉丝圈的狂欢。在日本,二次元本身就是一个大众文化,而中国,虚拟偶像势必将面临从小众到大众的过渡,这种本土化,也意味着其泛娱乐性质将进一步强化。随着技术的演进,平台的更新,其大众化的下一步就是通过商业化打开市场,二者相辅相成。

虚拟偶像天生具有品牌普适性,各垂类均可涉猎并灵活跳转。广告代言、演唱会、衍生品、ACGN、智能硬件,这些都是虚拟偶像未来可尝试商业化的方向。而虚拟偶像的本质还是粉丝经济,如何调动起这类人群,让他们为偶像买单,还需要结合国情做不断探索。

虚拟偶像已在游戏、音乐、情感多垂类领域活跃,是不容小觑的一股亚文化风潮,未来的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闭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先把家长和孩子整晕再说"200亿游学市场谁来监管

上海静安区闸北第一中心小学副校长蔡喆炯告诉新民晚报记者,能去游学的家庭都是家境条件比较优越的,有些家长还特别低调,关照老师要保密,免得引起其他同学的嫉妒。 【详细】

世界杯上中企广告出镜率高 外媒:中国才是最终赢家

俄罗斯世界杯总决赛于16日凌晨举行。在法国队和克罗地亚队共进6球的比赛中,引起韩国企业家注意的是中国企业的广告牌。 【详细】

别墅违法加盖责令停工 一个月后违建还在往上“蹿”

早在一个多月前,执法部门就对一处非法加盖的别墅下达了责令停工通知书,并要求业主自行拆除。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违建非但没被拆除,反倒在继续“长高”。 【详细】

离异老人申领独生子女奖励证书 9个月跑4趟没办成

离异的王先生想申领新的独生子女奖励证书,遇到难题。王先生第四次来到建西社区服务中心,计生办事员上班时间缺岗。 【详细】

新骗局:“快递小哥”称包裹丢了要赔钱

新骗局 您的快递丢了,请按要求申请赔偿,听“快递员”的,她反被转走2万元 报警后钱款已找回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