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 中国科技新闻网
当前位置:热点 > 正文

内蒙古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2018-07-24 09:27:46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一粒粒颜色不一、形状不一、成分不明的药丸和胶囊,被随意封装入各种名称的药品包装盒内,摇身一变,成了“万艾可”、“肾宝片”、“虫草鹿鞭丸”等壮阳药,身价也从几分钱一万粒,涨到几元、十几元甚至几十元一粒。实际上,这些听起来高大上的药丸和胶囊,它们都有着另外一个共同的名字——假药,都是用淀粉、葡萄糖搅拌后制成的假冒壮阳药,在全国各地的“三无”性保健药店售卖。

2018年7月10日凌晨,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奈曼旗公安局“2017.08.22”专案组民警将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刘某从河北省沧州市押解回奈曼旗,至此,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的2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归案。

为侦破此案,奈曼旗警方经过近一年的缜密侦查,辗转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吉林省长春市、河南省郑州市、浙江省温州市、河北省沧州市等五省五市,行程三万余公里,在通辽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的大力支持下,在多地警方的配合下,成功破获“2017.08.22”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1名,捣毁销往全国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假药生产、仓储窝点3处,查扣“万艾可”、“虫草鹿鞭丸”、“万通筋骨贴”、“肠炎宁”等假药100余种5000余盒,散装假药1000万余粒,涉案金额高达600余万元。查扣打码机1台、封装箱1台、外包装袋100余种8000万个、销货清单16本、药用模具70余种、涉案车辆3台、手机140余部、假身份证3张。此案是奈曼旗警方有史以来侦破的涉案范围最广、查扣假药种类最多、数量最大的生产、销售假药案。

诱惑:为追求高额利润,物流公司老板转行经营假药

“哗啦啦的黄河水,日夜向东流……”,一首《西部放歌》唱出了黄河儿女的博大情怀和幸福生活。然而,谁能想到,在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境内的黄河南岸竟然窝藏着一处家族式生产、销售假药的黑窝点。

今年40岁的倪某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初二辍学后便四处务工,2013年在郑州市经营一家物流公司,由于业务关系,他很快与一名总在其物流公司寄递“保健药”的苏姓男子熟络起来,倪某从苏某口中得知,苏某寄递的“保健药”的利润远远高于物流公司的收入,见倪某动了心思,苏某又神秘地告诉他,全国各地会不定期举办一些非官方药品展销会,建议倪某到那里去找一找“发财”的门路。

倪某听从了苏某的建议,很快就把物流公司兑了出去,开始寻找新的商机。2014年起,倪某陆续参加一些药品展销会,展销会上,有人专门贩卖假保健药,有人专门贩卖假药包装,有人以低价贩卖他人身份证,还有人贩卖非实名认证的手机卡……倪某可算是开了眼界。时机逐渐成熟,2015年3月,倪某在郑州市一隐蔽地段租了一处平房,通过在展销会上收集的名片与上家联系进购第一批假药、包装盒等半成品后,购置了打码机,就开始包装并经营所谓的“壮阳药”了。

两年的非法经营,让倪某从中尝到了甜头,开上了汽车、住上了楼房,生活过得越来越滋润。为了扩大规模,2017年元旦,倪某在中牟县境内的黄河南岸以租地种植为名,搭建了11间生产车间,与此同时,他更加频繁出入于各大药品展销会,货源和客户也越来越多。由于“生意”繁忙,光靠倪某和妻子人手不够,倪某便把自己的妹妹、妹夫和弟弟、弟妹也雇来帮忙。

案发:清查保健品店牵出中间商,专案组民警顺藤摸瓜

2017年8月22日,当倪某的黑窝点正像往常一样生产、销售假药时,远在1300公里之外的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公安机关联合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在清查医药市场中发现,奈曼旗大沁他拉镇付某经营的保健品店涉嫌无证经营,工作人员当场对疑似假药的20盒“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进行查扣,经相关部门鉴定均为假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随即将该店查封,付某也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办案民警敏感地觉察到,此次清查行动查扣的假药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向主要领导汇报后,奈曼旗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立即抽调精干警力组成“2017.08.22”专案组,对此案展开全面侦查,一张大网随即铺开。

要想顺藤摸瓜,付某是唯一的突破口。据付某交代,自2016年9月至2017年6月,她从一个微信名为“飞龙在天”的人处以每盒4元的低价分两次进购了20盒“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并以每盒40元的价格售卖,截止被查获时已累计销售17盒。

从“飞龙在天”入手追查!找到“飞龙在天”成为当务之急!

专案组民警对奈曼旗多家物流公司走访排查后,确定微信名为“飞龙在天”的人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2017年10月30日,专案组抽调5名民警赶往哈尔滨,对“飞龙在天”进行核查、抓捕。“飞龙在天”究竟是谁?他在哪儿?此行究竟会有多大收获?诸多疑问萦绕在民警心间,毕竟,单凭一个非实名的微信号和几个非实名的手机号,要想在偌大的哈尔滨找到这个神秘的发货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十一月的冰城寒风刺骨,我们走得太匆忙,没有带足够的棉衣,说不冷那是假话,可是为了找到‘飞龙在天’,我们也顾不上那些了。”办案民警刘志宇回忆说。

苍天不负有心人。秘密摸排、暗访、跟踪、守候……在黑龙江警方的密切配合下,专案组民警终于确定了“飞龙在天”的身份——段某,男,28岁,黑龙江省富锦市人。“他没有实体店,说明他很有可能将货囤在家里,通过微信进行业务往来”,事实证明,民警的判断是正确的。2017年11月2日,民警在哈尔滨市区一住宅内将正准备外出寄货的犯罪嫌疑人段某成功抓获,当场扣押假药40余种100余盒,还有涉案的5部手机及200余张物流发货清单。

专案组民警将段某押解回奈曼旗后,对其进行审讯,段某交代其上线是河南省郑州市的“王经理”,二人相识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次非官方药品展销会。

“王经理”乃何许人也?其身份信息对段某来说也是个迷,段某无法提供其真实姓名。民警认为,“王经理”极有可能只是其对外的一个称呼。为了查清“王经理”的真实身份,2017年12月6日,专案组14名民警远赴一千多公里以外的中原大地。

溯源:直捣黄龙摧毁黑窝点,暴利假药竟销往26个省区市

此时的倪某还在做着自己的发财梦,殊不知,专案组民警如同天兵天将,已经悄悄抵达河南省郑州市。

十二月的郑州天寒地冻,加上水土不服,有的民警上吐下泻,寝食难安,但这丝毫没有削减他们的战斗力。三天三夜之后,他们终于确定“王经理”的真实身份正是倪某。

是守株待兔?还是主动出击?

案情分析会后,专案组民警决定从物流公司入手,以期通过发货地点确定倪某黑窝点的大致范围。民警在排查过程中发现,名为“赵某”和“程某”的发货人频繁通过三家物流公司向外地寄运疑似保健药品,特别是“程某”不到两个月就寄了价值44万余元的货,备注多为“药”、“兽药”、“汽车配件”等。经物流公司老板辨认,发货人正是倪某。这说明,为掩人耳目,倪某对外除了使用“王经理”的身份,还使用了“程某”的身份。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由于倪某频繁出入的三家物流公司都集中在黄河南岸,民警分析倪某的黑窝点极有可能也在附近。民警克服重重困难,经过八天七夜的苦苦寻觅,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当倪某的黑窝点出现在专案组民警的眼前时,民警们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一处空旷地带,一排齐整的平房,平房外三道网围栏,网围栏内停着一辆轿车、一辆越野车和一辆面包车,两条大黄狗蜷缩在笼子里。

此时天色渐暗,如不尽快抓捕,一旦打草惊蛇,后果不堪设想。 “行动!”专案组组长路德庆一声令下,14名民警冲进院子,将包括倪某在内的3名犯罪嫌疑人当场控制,为防止有漏网之鱼,细心的民警对屋内进行仔细搜查,果真发现还有3名犯罪嫌疑人躲在库房的药品包装箱内。

经审讯,6名犯罪嫌疑人均对生产、销售假药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据倪某供述,为逃避法律的制裁,他在整个过程中用的都是假身份,展销会上购买的假身份证、手机卡都派上了用场。倪某还交代,药片的成本价是每粒0.02元,胶囊的成本价是每粒0.006元,包裹药片的塑料纸每张成本价0.03元,包装盒附带说明书的成本价是0.02元到0.1元。折算下来,每盒药的成本价为0.1元到0.3元不等,到消费者手中时价格已经翻了上百倍。

2017年12月20日,6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奈曼旗。凭着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专案组民警继续深挖扩线,在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里,陆续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5名。

目前,21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或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此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关闭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世界杯上中企广告出镜率高 外媒:中国才是最终赢家

俄罗斯世界杯总决赛于16日凌晨举行。在法国队和克罗地亚队共进6球的比赛中,引起韩国企业家注意的是中国企业的广告牌。 【详细】

别墅违法加盖责令停工 一个月后违建还在往上“蹿”

早在一个多月前,执法部门就对一处非法加盖的别墅下达了责令停工通知书,并要求业主自行拆除。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违建非但没被拆除,反倒在继续“长高”。 【详细】

离异老人申领独生子女奖励证书 9个月跑4趟没办成

离异的王先生想申领新的独生子女奖励证书,遇到难题。王先生第四次来到建西社区服务中心,计生办事员上班时间缺岗。 【详细】

新骗局:“快递小哥”称包裹丢了要赔钱

新骗局 您的快递丢了,请按要求申请赔偿,听“快递员”的,她反被转走2万元 报警后钱款已找回 【详细】

陕师大老教授手写录取通知书 这份期待你读懂没?

16日,被网友誉为“最具情怀、最走心”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始书写。陕西师范大学的十余位老教授将用一周时间手写约4500份通知书。这项传统已经持续了12年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