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热点 > 正文

今天凉山全州人民哀悼扑火英雄 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活动

2019-04-04 09:07:13  来源:新京报

昨日下午,一名消防队员讲述完事发经过后掩面痛哭。

昨日上午,民众前往西昌市殡仪馆祭奠英雄。700多名凉山退伍老兵唱军歌,为牺牲英雄送行。

昨日下午,西昌大队的驻地,一个橱窗里贴着心形的“笑脸墙”。这当中有26人再也无法返回驻地。

昨日下午,消防队员的宿舍内,两名遇难的队员床铺紧挨着。

昨日下午,从火场返回驻地的消防员胡显禄,双手还是被烟火熏黑的颜色。记者 吴江

为表达对扑救木里森林火灾牺牲英雄的深切哀悼,昨晚,凉山州政府发布消息,决定今日为全州哀悼日,全州范围内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活动。各影剧院、游艺娱乐场所等停止一切演出、娱乐活动,全州各新闻单位今日停止刊播综艺、娱乐等内容。

昨日凌晨,完成扑火任务的消防员返回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凉山支队西昌大队营地,他们脸上、身上全是黑灰。十几名留守队员在门口迎接。昨日,有部分牺牲消防员的家属抵达营地。

救火队返回营地 留守队员自责

昨日凌晨,完成扑火后,西昌大队消防员返回营地,十余名留守队员在队部门口迎接。刚从一线下来的队员们脸上、身上全是黑灰,他们一下车就与留守的队员们相拥在一起。

一名留守队员说自己“很自责”,作为班长,没有一起去扑火。话毕,只闻哭声。他低下头,一阵沉默后说,“大家回来就行。”

据记者了解,西昌大队自组建以来,共出动9800余人次,扑救森林火灾130余次。荣誉室里摆放了众多表彰他们贡献的奖牌。

昨日上午,西昌市殡仪馆外,700多名凉山退伍老兵唱起军歌,为遇难扑火队员送行。

另据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官方微博消息,昨晚,上海环球港点亮纪念凉山扑火消防英雄的灯,“向英雄道一声感谢,人民铭记在心!”视频中,环球港双子塔的八面LED屏幕亮起,展现消防员在扑火时的图像。

家属与幸存消防员抱头痛哭

昨日上午,牺牲消防员的家属陆续赶到西昌大队驻地。有家属难掩悲伤,下车后就与幸存的消防员抱在一起痛哭。“尽量不要再打扰他们。”一名在现场的消防员说。

遇难消防员的战友们带着家属去宿舍。宿舍里干净整洁,被子是“豆腐块”,前面放着已经摘掉消防员徽章的帽子,床尾处放置着遇难消防员的信息卡。卡片上的照片中,他们打着领带,穿着深蓝色的正装,帅气而威严。

三中队一班班长程方伟床尾放着他的党费登记表。该班消防员回忆,程方伟是重庆人,个子不高,但总是冲在火场的最前面。一个月前,在一次扑火中,眼看大火已经烧到腰部,他还不愿意后撤。凭着这股拼劲,这个1997年出生的小伙,在入伍两年后成为士官,当上了班长。

同一宿舍里,三中队一班副班长陈益波也在这次扑火救援中遇难。战友曹阳记得,这个1998年出生的云南小伙,每个月都会给家里打钱。床上放着陈益波的手机,上有多个未接电话和短信,一条推送的新闻显示:凉山森林火灾导致30人牺牲。

干净整洁的床铺,等不来他的主人了。宿舍楼外,训练场、跑道、400米障碍场、后院的菜地里再也不会有他们的身影。剩下的只有训练场旁“救民于水火 助民于危难”和宿舍楼外“赴汤蹈火”几个红色大字。

■ 讲述

幸存消防员:

逃生后呼喊战友

但是已无人回应

昨日在营地,参与火灾救援的6名消防队员向记者讲述火灾发生前后的一些情况,据他们介绍,接到火情报警后,他们用了6小时到达着火点附近的木里县立尔村,又徒步7个多小时到达现场。没多久听到一声闷响,接着看到烟雾冲天,形成一个高达六七十米的巨大烟柱。

徒步7小时到达山顶指挥部

“一场火接着一场火,我们此前连续参与了两场扑火。去木里县扑火前,只休息了一天。”参与此次扑火的李玉兵还记得出发时的情景,3月31日凌晨紧急集合,很多战士的被褥都没来得及叠。一同前往扑火的西昌大队四中队指导员胡显禄看了下时间,吹响集合号的时间是零点58分。

从驻地到木里县的距离是234公里,但山路崎岖,开车需6个小时,而从县里到雅砻江镇立尔村(起火点所在村),还有128公里。李玉兵称,他们早上7点左右到达木里县域的一处隧道,补给之后,徒步前往起火点。“走了7个多小时,到下午2点多,才到达设置在山上的指挥部。”

指挥部位于起火点所在山的一处山顶开阔处。李玉兵称,他是第一批到达指挥部的,当时已经有当地的民兵在场,而且指挥部的外围已经设置了防火带。“我们在那儿休整、补给,等待扑火具体执行方案的通知。”

李玉兵称,他们是从起火点的另一侧徒步上山的,山上植被茂密,战士们背着吹风机、组合箱、水枪等器具登山,当时还在半山腰为水箱加满了水,一个水箱四十斤重。体力消耗比较大。

一句“你留下”让李玉兵和战友阴阳两隔

第一批的消防员下山扑火一个多小时后,李玉兵和其他消防员下山。

李玉兵他们刚出发几分钟就被叫回,“当时说我们走错了路,而且没有向导,让我们带上向导。”

折返之后,李玉兵接到通知,“你留下,等待后续人员上山后再走。”没想到一句“你留下”,他与战友阴阳两隔。

除去李玉兵,剩下的21名消防员和另外3名地方干部群众一同下山前往起火点,其中包括木里县林业和草原局局长杨达瓦和向导捌斤。

包括捌斤在内的第二批扑火人员,比第一批10名消防员晚了约一个多小时下山。在下山大约40分钟后,李玉兵听到了对讲机里传出大队指导员赵万昆的声音,“山下起火了,你们赶紧撤。”

仅仅是一转头的时间,李玉兵就看到山火从山下蔓上来,“整个山差不多4分钟就卷完了。”李玉兵称,他跟随村民才逃出现场。而第二批下山的24人,全部遇难。

李玉兵称,第二批下山扑火人员当时得到的消息是下去扑灭烟点,扑完再守下现场,防止复燃。但没想到,他们一去再也没能回来。

燃爆火焰蹿至10多米高 十几秒钟逃生

胡显禄是李玉兵的战友,他第一批前去扑火。当天下午4点左右,一行10人,从位于山顶指挥部前往山下的起火点。

但刚刚将两处烟点扑灭,有着12年兵龄、数百次扑火经验的胡显禄感觉到情况不对。“两处烟点都灭了,可烟却越来越大。”胡显禄称,两处烟点前方大概十几米的位置,就是一处断崖,他看不到山下的情况,烟却像柱子一样升上来,“我能听到‘噼里啪啦’声,但看不到火。”

胡显禄提出撤往安全点,随后他与另外8名消防员及凉山支队新闻报道员代晋凯,往起火的另一侧山体撤离。但仅仅两分钟后,燃爆就发生了,“山火从山崖下面蹿上来,伴随着热气和浓烟,估计10多米高。”

当时在更远一些的西昌大队队长张军看到了后面发生的一幕,他回忆,先是一声闷响,烟雾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六七十米巨大的烟柱,“像蘑菇云一样。”

胡显禄说,当时情况非常紧急,他和3名战友翻过了面前一处歪倒在地约1米粗的大树,得以生还。

跟着胡显禄一同逃生的还有四中队二班副班长赵茂亦。“就十几秒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讲述中赵茂亦数度流泪,他回忆,从火场出来的最后一刻,曾回头看了一眼,一名小战士还在火场里,“当时看到了他绝望的表情”。事发四天了,赵茂亦每天晚上都会梦见那个小战士伸着烧焦的手,对他说,“拉我一把”。

胡显禄一行4人,一路跑一路喊余下6人的名字,但是已经无人回应。最后在沟底这4人遇到了木里县森林消防员,成功脱险。

推荐阅读

多项业绩指标下降超五成 多氟多与新能源汽车的“恩怨情仇”

华夏时报记者 葛爱峰 实习生 王鑫 郑州报道氟化工作为化工新材料,由于产品具有高性能、高附加值被称为黄金产业,在十二五规划单列一个 【详细】

商丘工学院附属兴华学校违规组织“小升初”考试 多年未止

春天的脚步刚到,一年一度的小升初成了很多升学家长最热门的话题,民办学校也悄然开始组织考试、重点招生的戏码。3月31日,记者接到市民反 【详细】

房子卖亏了要补,卖赚了会不会退?

位于云南昆明呈贡区的花香满径小区,名称听起来令人赏心悦目,但购房者们却比较烦。到今年3月,距离购房合同所约定的交房时间已经过去近两 【详细】

八旬老工人匿名捐款近40载 “李记”谜团揭开到底是谁?

原标题:匿名捐款近40载 走后才知李记是谁安庆石化工人许惠春化名李记常年向灾区等捐款;仅上世纪90年代就有两笔1万元的捐款姓名:许惠春性 【详细】

长江口锚地“盛泰”轮厨房失火15人获救2人死亡

4月1日上午7时01分,长江口绿华山南锚地水域一艘装载舱盖板的货船盛泰轮厨房失火,火势无法控制,船上共17名船员随船遇险。东海救助局接报 【详细】



科技新闻网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