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通讯 > 正文

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上市最大便利是兼并收购

2019-12-23 10:47:20  来源:证券日报 

王建宙曾经是信息产业部综合规划司司长、中国联通总裁、中国移动董事长,有人说他是为中国信息产业而生的,这句话也只是对他信息产业职业生涯的赞誉,2013年退休后的他被推举为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一干就是6年,今年5月份,71岁的他“二次退休”,传道授业解惑成了他二次退休后生活的重要方式。近日,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王建宙为“上市公司资本战略课程”第11期班作了以“资本市场与公司治理”为主题的授课交流,记者聆听了讲课并且在课后做了专访。他温和、睿智、思维敏捷。

电信巨头倒下之谜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移动是赞助商,为了答谢合作伙伴,把当时全球主要电信公司的总裁都邀请来参加开幕式,当时大家兴高采烈,谈笑风生,可是今天这些公司中有不少已经不复存在了。”王建宙指着当时的“全家福”,感慨万千。

1G时代,全球移动通信网络设备供应商版图是二王争霸,只有摩托罗拉和爱立信;2G时代是诸侯战国时期,山头最多,有知名的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朗讯、北电网络、阿尔卡特、富士通、华为、中兴等十几家,到了5G时代,仅存有影响力的5家,分别是: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和三星。

那些曾经享誉全球的电信巨头为什么倒下?王建宙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过分追求眼前利益,忽视长期投资;盲目收购偏离主业;出售优质资产扭转残局。

王建宙拿朗讯科技举例,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y)可谓是电信行业的鼻祖,前身是美国AT&T的制造部门,1947年,旗下的贝尔实验室最早提出了蜂窝式移动通信的概念,1971年开始制定蜂窝式移动通信的技术标准和规范,著名的香农定理、半导体晶体管、Unix操作系统、C语言等均出自贝尔实验室。

1996年,朗讯从AT&T分离,单独上市,上市后迎来高光时刻,市值超过母公司。但上市之后不久,疯狂并购开始上演。1999年—2000年,朗讯完成31次收购,76%的员工随收购并入,收购方式是全部用股票置换,每一次迎接收购的都是股价节节上升,不用花钱,又有投资者的欢欣鼓舞,看起来多么美好。但兴高采烈的气氛是短暂的,到2000年—2002年,不断膨胀的泡沫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外部原因是互联网快速发展戛然而止,内部原因是那些突击收购的公司不断地爆发问题,销售收入下降70%。无奈,管理层开始分拆企业网络、电子产品、光纤等核心业务,开始低价出售核心资产。2006年4月份,法国阿尔卡特收购朗讯,改名阿尔卡特朗讯。2016年11月份,诺基亚收购阿尔卡特朗讯。自此,地球上,再也没有独立的朗讯公司。

“当时收购的时候,对公司好坏无暇顾及,只要收购进来就好,重复收购一些没有价值资产也并没有人在意,有一家公司大概有100余人是通过收购进入朗讯的,每个人都得到了股份,股票在收购完成后的第二天就被全部卖光,然后是辞职走人,这样的问题并购是致命的。”王建宙称。

当一个公司成为没有大股东的完全公众公司之后,好处是有利于实现完善公司治理,但弊端也是很明显的,最大的问题是谁来管长期利益,他们骄傲地满足于眼前状况,不再创新了。这些巨头之所以不再创新,也有自己的苦衷,王建宙对此感触很深,“我跟这些公司所有CEO都打过交道,他们是很想创新的,他们也是知道该如何创新的,但他们被股价不断攀高等带来的眼前利益所左右了,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投资者的欢呼声左右了,他们不是被竞争对手打垮的,是被资本市场打垮的,是被华尔街打垮的,是被股东打垮的。”

上市最大便利是兼并收购

为什么上市?不同的企业有差异化目标,通常可以归为两类:一是为融资;二是为改变管理机制。但在一位资深专家眼里,上市却有着不同的解读:在企业所有的融资当中,上市是成本最大的。王建宙对“成本大”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一是企业上市时要花很多时间做路演,要雇佣中介机构,要过各种审批关等等,管理层会为之不辞辛苦,甚至精疲力尽;二是上市后最大的代价,是什么事情都要公开。“所以如果有别的办法去融资,或者说自己很有钱,是否上市一定要三思,不一定非要急急忙忙去上市。”王建宙坦言。

上市给企业带来的最大便利是兼并收购,王建宙对此深有体会。2000年前后,电信行业的并购案令各行业瞠目。1999年10月份,德国曼内斯曼动用198亿英镑收购英国Orange;2000年5月份,法国电信269亿英镑从英国沃达丰收购Orange;2002年2月份,英国沃达丰豪掷1800亿美元收购德国曼内斯曼。“这些大的并购,都是通过股权置换或者发新股实现的,如果贷款100亿美元,甚至更多,几乎是不现实的。”王建宙说。

中国移动大的收购开始于2005年,2005年10月份,收购香港万众电话公司,2007年1月份,收购巴勒斯坦巴科泰尔公司,2010年3月收购浦发银行(12.420, 0.01, 0.08%)20%股份。“中国移动也做了一些收购,但是跟中国移动的体量比,还相差很远。其实收购兼并是企业增长最快的方式。”王建宙拿中国移动100亿元收购浦发银行举例,现在浦发银行每年给中国移动增加的利润是超100亿元。由于受手机价值转向服务的冲击,中国移动离“用户”远了,无论是收入,还是利润,中国移动都在走下坡路,在这个情况下,浦发银行每年100亿元的利润贡献,对于中国移动是非常大的支持。

2010年,收购浦发银行,对中国移动来说,资金方面不是大事,几个省公司调用一下,就能顺利解决,但收购并非一帆风顺。

“当时是一片反对的声音,说中国移动不务正业,怎么去收购银行,我们找出了很多理由去沟通,说明中国移动与银行是有协同效应等等。”王建宙说。

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最难的是如何平衡客户、股东和员工的利益。王建宙给出的答案是:一是经过充分论证的,对公司未来价值提升有利的事,就要坚持去做;二是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公司做好,公司业绩是优秀的,发展得好,这三方利益就能够兼顾。

遗憾中国移动没在A股上市

“不夸张地说,担任中国移动CEO期间,我每一分钟都在考虑跟公司相关的事情,有时候半夜起来上洗手间,又开始考虑公司问题了。”对于个人来讲,谈起遗憾,王建宙摇摇头,“我说不上是企业家,但是有一种感受,在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中国移动工作,当看到你的努力,让老百姓都用上了手机,而且当时每个月增加500万用户,也就是说每天都增加二十几万用户,并且持续增长了10年,这在美国移动运营商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对此非常羡慕。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几乎每天早上起来,你就会觉得很兴奋。有机会能为这样的企业贡献力量,还有什么遗憾呢,薪酬等其他的东西,根本就不重要了。”

谈到企业,王建宙坦言,遗憾的事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移动没有成功在A股上市;二是中国移动没有做更多的国际并购。

从海外国家所属电信运营商看,没有不在本土上市而首先选择境外上市的,作为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电信运营商,却不能让国内投资者分享其成长,确实是一个遗憾,当时之所以选择美国和中国香港两地同时上市,是因为当时国内资本市场容量比较小。中国移动上市后努力了很多年,也没有完成在A股上市的夙愿。王建宙如是说,“另外一个遗憾是,中国移动有那么强大的实力,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国际上扩张却太小,真正在海外市场,只收购巴基斯坦科泰尔公司。”

从仅有的国际收购样本看,各方对收购效果打分不低。刚收购巴基斯坦科泰尔公司时,公司只有拥有100万用户,截至今年,已经有3000多万用户了,而且实现了盈利。

“我退休时,中国移动账面上趴着几百亿美元的现金,没有及时把这些资金用活,确实挺可惜。”没有大规模并购,王建宙解释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担心风险,投资失败股东会不满意,国有资产也有很强的保值增值需求;二是管理水平存在一定的差距。“我们的管理水平真的还没有到大规模国际化的程度,当时欧洲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电信运营商,他们的总裁也是非常知名的,估值也无非是200亿美元到300亿美元,中国移动只要小试牛刀,就可以把它收于帐下,但这是一家有声誉的欧洲公司,可以设想一下,公司开员工大会,开董事会的时候,面对着那么多有经验的国外经理人,是中国移动的人在做大会主席,主持工作,中国移动的管理层有没有这个水平,这是我经常反复思考的。”

推荐阅读

美国芯片巨头美光科技搭上5G“快车”

境外媒体称,美国内存芯片巨头——美光科技公司(Micron)上季财报与本季展望优于华尔街预期,并释出芯片需求将在明年回升的正面信息。据台湾 【详细】

小学生B站教编程惊动苹果 库克亲送生日祝福

什么样的关系才能让库克亲自送上生日祝福?12月16日,苹果公司CEO专门在微博上向一位中国朋友送上了生日祝福。这个中国朋友,年仅8岁,是个 【详细】

连续5年实现快速增长 天津脐带血库应用已超2000例

第二届脐带血采集与应用论坛近日在天津举行。记者从论坛上获悉,天津市脐血库脐血临床应用已经超过2000例,连续5年实现快速增长。脐带血造 【详细】

印度卫星“Cartosat-3”发射 其他13颗纳米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印度空间研究组织27日成功发射一颗Cartosat-3地球成像卫星,另有13枚美国商业纳米卫星一同发射升空。印度空间研究组织说,当地时间上午9时2 【详细】

NASA欲用商业轨道站替代国际空间站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美国宇航局(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希望,建造6个甚至更多的商业化轨道站来替代国际空间站,因为无以为继将造成问 【详细】



科技新闻网版权